股票作手回憶錄(摘錄)

第十八章
  投機客的勇氣就是有信心根據自己的決定行動
    在華爾街上,歷史總是一再重複。你還記得我告訴過你一個故事嗎?那個故事說我在史崔頓軋空玉米時,如何回補我的空頭部位。噢,有一次,我在股票市場上用過幾乎相同的手法。這支股票是熱帶貿易公司(Tropical Trading)。我做多和放空這支股票都賺過錢。這支股票總是交易很熱絡,是愛冒險的交易者最愛的股票。報紙一再指責內線集團,說他們比較關心股價的波動,比較不鼓勵長期投資這支股票。有一天,我認識的一位最能幹的營業員說,即使是丹尼爾·朱魯(Daniel Drew)在伊利公司(Erie)這支股票上,或哈夫梅爾在美國糖業公司股票上,都沒有像熱帶貿易公司總裁穆立根(Mulligan)和他那幫朋友那樣,發展出這麼完美的方法,從熱帶貿易公司股票的市場中,搾取這麼多的利潤。他們經常鼓勵空頭放空熱帶貿易,然後有效率而徹底地把空頭軋得死去活來。空頭對於這種軋空過程的感覺,不會比被水壓機壓下來時感覺到的恐懼更少,他們也絲毫不裝模作樣。**BINGO收集整理**
    當然的確也有一些人說,在熱帶貿易股的交易歷史中,會經常發生一些聲名狼藉的事件。但是我敢說,這些批評者都曾經被軋空軋得很苦。場內交易員既然這麼常常碰到內線人士的作弊手法,為什麼要繼續玩這種遊戲?噢,至少有一個原因,他們喜歡熱絡的交易。在熱帶貿易股上,的確可以找到這種熱絡狀況,沒有價格長期不動的問題。不必詢問或說明理由,不必浪費時間,不必緊張兮兮,耐心等待明牌預告的價格波動開始。除非空頭部位大到足以使股票變得很稀少、很有價值之外,總是有夠多的股票在周轉。這是每一分鐘都會浴火重生的股票!
    這件事情發生在一段時間之前,當時我像平常一樣,到佛羅里達州避寒。我忙著釣魚,過著愉快的日子,除了隔幾天收到一包報紙之外,完全不想有關市場的事情。有一天早上,一周來兩次的郵件送來,我看看股票報價,發現熱帶貿易的價格是155美元。我想上次我看到這支股票的報價時,大約是140美元。我認為我們即將進人空頭市場,我正在等待時機,準備放空股票。但是我沒有必要匆匆忙忙。這就是我來釣魚,不理會盤勢的原因。我知道真正的時機來臨時,我一定會回去。同時不管我做什麼或不做什麼,一定都不會使事情略微加速進行。
    根據我那天早上收到的報紙來看,熱帶貿易的行為是市場中的異數。這件事情使我看淡大勢的看法具體化,因為我想到在大盤步履瞞珊的時候,內線人士去拉抬熱帶貿易的股價,實在是愚蠢之至。有的時候,搾取利潤的過程必須暫停下來。在交易者的估算中,不正常的事情很少是他們喜歡的因素,在我看來,拉抬這支股票是重大的錯誤。沒有一個人能夠犯這麼重大的錯誤,卻不遭到懲罰,在股票市場中絕不是這樣。
    我看完報紙之後,回頭去釣魚,但是我不斷思考熱帶貿易的內線集團有什麼打算。想到他們一定會失敗,就像一個人沒有帶降落傘,從20層樓的屋頂跳下來,一定會粉身碎骨一樣。別的事情我都不能想,最後我放棄釣魚的嘗試,拍了一封電報給我的經紀商,以市價賣出2,000股熱帶貿易。做了這件事之後,我才能夠回頭去釣魚。我的成績很好。
    那天下午,我從特別信差手上收到回來的電報。我的經紀商回報說,他們已經用153美元的價格,賣出2,000股熱帶貿易。到現在為止,一切都很順利。我在下跌的市場中放空,這種事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做。但是我再也不能夠釣魚了。我離開報價看板太遠了。我發現這一點時,是因為我開始考慮所有的理由,以便解釋熱帶貿易為什麼應該隨著大盤一起下跌,而不是在內線炒作下上漲的原因。因此我離開釣魚營地,回到棕桐灘,也就朗到有直通電話連接紐約的地方·
    我一到棕擱灘,看到錯誤的內線集團仍然在繼續嘗試,我就放空,讓他們買進了第二筆2,000股熱帶貿易。回報單來了之後,我又放空2,000股。市場的表現非常完美。也就是說,在我的賣壓下股價下跌了。一切都讓我滿意,我走出門去慶祝。但是我並不高興,我愈想自己沒有放空更多的股票,就覺得愈不高興。所以我又回到證券商那裡,再賣出2,000股。
    我只有在賣出這支股票時,才覺得快樂。沒有多久,我就放空了1萬股,然後我決定回到紐約。我現在有事情要做了。釣魚可以留待以後再說。
    一到達紐約,我就努力瞭解這家公司的業務狀況,包括實際的情形和未來展望。我瞭解的事情強化了我的信念,確定內線集團的作法不只是魯莽而已,比這樣還糟糕,居然在
大盤走勢或公司盈餘不能支撐的時候拉抬股價。
    這種漲勢雖然不合理,而且時機不對,卻在一般投資大眾中,形成了若干跟風的買進,這點毫無疑問地鼓勵了內線集團,讓他們繼續採取那種不聰明的戰術。因此我放空更多股票,內線集團停止了愚蠢的作法,所以我根據自己的交易方法,一而再,再而三的測試,最後我一共放空3萬股熱帶貿易公司,這時價格變成133美元。
    有人警告過我,說熱帶貿易內線集團知道每一張股票在華爾街的確實下落,而且精確地知道放空部位的大小和誰在放空,也知道其他具有戰術重要性的事實。他們很能幹,而且是精明的交易者。總而言之,和這種組合對作很危險。但是事實就是事實、而且最有力的盟友就是大勢。**BINGO收集整理**
    當然,從153一直跌到133時,空頭部位增加了,在回檔時買進的一般大眾像平常一樣,開始宣稱:這支股票在153以上時,就被人認為是很好的買進標的,現在下跌了20點,一定是更好的買進標的。同樣的股票,同樣的股利率,同樣的經營階層,同樣的業務,真是難得的便宜貨!
    大眾的買盤減少了流通在外的供應,內線人士知道很多場內營業員放空這支股票,認為軋空的時機來臨了,就巧妙地把價格拉抬到150美元。我敢說有很多人回補,但是我安坐如山,我何必不安心呢?內線人士可能知道還有一筆3萬股沒有回補,但是這樣有什麼理由讓我害怕?促使我開始在巧3美元放空,而且一路放空到133美元的原因,不但仍然存在,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強而有力了。內線人士可能希望迫使我回補,但是他們舉不出任何有說服力的原因。基本面正在替我作戰。要無憂無懼和很有耐心並不困難。投機客必須對自己和自己的判斷有信心。紐約棉花交易所前任主席,名著《投機藝術》(Speculation as a Fine Art)的名作家、己故的狄克森·華慈(Dickson G. Watts)說過:投機客的勇氣只是有信心根據自己的決定行動。在我來說,我不可能害怕自己錯誤,因為除非事實證明我錯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錯誤。事實上,除非我好好利用自己的經驗,否則我不會安心。在某一段時間裡,市場不見得會證明我錯誤,只有漲勢或跌勢的特性,能夠替我判斷我的部位正確或錯誤。我只能靠我的知識獲勝。如果我失敗了,一定是我自己的錯誤造成的。
    從133漲到150美元的漲勢當中,沒有任何特性能夠嚇唬我,叫我回補,不久,這支股票就像我預期的一樣,再度開始下跌。跌破14.0美元後,內線集團才開始撐盤。他們用大量跟這支股票有關的利多謠言,配合他們的買盤。我們聽說這家公司賺了相當驚人的利潤,盈餘足以使公司提高固定的股利率,而且據說空頭部位相當龐大,「世紀軋空」即將打擊一般的空頭,一位放空過頭又過頭的作手更會遭到嚴重打擊。在他們把股價拉抬10點時,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聽到的一切謠言多到什麼程度。
    對我來說,這番炒作似乎並不特別危險,但是在股價碰到149時,我認定讓華爾街把所有利多聲明當成真的,到處流傳,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適當的事情。當然,我或者任何一位外人所說的話,不會讓任何驚慌的空頭相信,也不會讓號子裡靠著聽來的明牌買賣、容易受騙的顧客相信。最有效的反擊之道是大盤才能敘述的事實,而且只有大盤能夠這樣敘述。大家會相信大盤,不會相信任何活人所說的聲明,更不會相信一位放空3萬股的空頭所說的話。所以我利用史崔.頓軋空玉米時我所採用的同樣方法,就是賣出燕麥,使交易者看空玉米,這又是經驗和記憶在發揮作用。
    內線集團拉抬熱帶貿易的股價,想要嚇唬空頭時,我並沒有用賣出這支股票的方式,設法阻止漲勢。我已經放空了3萬股,在流通在外的股數當中,已經佔了很大的比率,再放空下去就不明智了。他們這麼熱心地設好圈套,等我把頭伸進去,—第二次反彈的確是很急切的邀請,我不打算自投羅網。熱帶貿易碰到149時,我所做的事情是賣出大約1萬股赤道商業公司。這家公司持有熱帶貿易的大筆股權。
赤道商業的股性沒有熱帶貿易那麼活絡,這支股票果然如我所料,在我的賣壓下大跌,我的目的當然達成了。交易者—還有號子裡聽信熱帶貿易多頭消息橫行無阻的顧客—看到在熱帶貿易上漲的同時,赤道商業卻出現龐大的賣壓,股價大跌,他們自.然而然地,斷定熱帶貿易股票強勢上漲只是煙幕,是炒作出來的漲勢,目的很顯然是要讓內線人士出脫赤道商業的股票,而赤道商業是熱帶貿易公司的最大股東。這種大量一定是赤道商業內線人士持有的股票,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外人,會想到在熱帶貿易股價走勢強勁無比的·這個時候,放空這麼多股票。因此他們賣出熱帶貿易,阻止了熱帶貿易的漲勢,內線集團根本不願意承接所有搶著賣出的股票,內線集團一停止撐盤,熱帶貿易的股價就下跌。交易者和主要的號子現在也賣出一些赤道商業的股票,我回補自己在赤道商業的空頭部位,得到小筆利潤。我賣出這支股票不是要從中賺錢,而是要阻止熱帶貿易的漲勢。
    熱帶貿易的內線集團和他們努力不懈的公關人員,一再在華爾街上,散佈各式各樣的利多題材,設法拉抬股價。每次他們這樣做,我就放空赤道商業,並且在赤道商業回檔、拉下熱帶貿易的股價時,就回補赤道商業的空頭部位。這樣殺了炒作集團的威風。熱帶貿易的股價最後跌到125點。放空的部位的確增加到非常大,使內線人士能夠把股價往上拉抬20到25美元,因為空頭部位過於龐大,這次的漲勢很合理,但是我雖然預測到這次反彈,卻沒有回補,我不希望失去自己的部位。在赤道商業能夠配合熱帶貿易的漲勢,同步上漲之前,我又大量放空赤道商業,結果跟平常一樣,戳破了有關熱帶貿易的利多消息—在這支股票最近驚人的漲勢之後,多頭消息又十分橫行。
    這時大盤已經變得相當疲軟。就像我前面說的一樣,我是因為相信我們已經進人空頭市場,才促使我在佛羅里達州的釣魚營地中,開始放空熱貿易。我也放空相當多其他的股票,但是熱貿易是我的最愛。最後,整體大勢變的太沉重,讓內線集團無法抗拒,熱貿易暴跌。多年來第一次跌破120美元,接著又跌破110美元,然後跌破面值,可是我仍然沒有回補。有一天整個市場極為疲軟。熱帶貿易跌破90美元,我根據和過去相同的理由,混亂中回補!我有機可乘—交易量很大、行情疲軟、賣盤遠遠超過買盤。我可以告訴你,即使這樣說,可能變成無聊的吹噓自己聰明,但是我還是要說:我幾乎是在跌勢中的最低點,回補自己的3萬股熱帶貿易。不過我沒有想到一定要在底部回補,而是想把自己的賬面利潤變成現金,卻在轉換過程中,不至於喪失太多利潤。
    整個過程中,我穩如泰山,因為我知道自己的部位正確。我沒有對抗市場趨勢或違背基本形勢,而是做正好相反的事情,就是這些原因,使我這麼肯定過度自信的內線集團會失敗。他們想做其他人以前嘗試過的事情,這樣做總是會失敗。即使我跟任何人一樣,明白慣有的反彈即將來臨,也不能嚇唬我。我知道只要我堅持到底,最後的結果會遠比設法回補,然後在比較高的價錢再度放空好多了。我堅持自己覺得正確的部位,賺了100萬美元以上。我這樣並不是受惠於第六感,也不是受惠於高明的解盤技巧或愚勇。這是我對自己的判斷有信心得到的好處,而不是靠著自己的聰明或虛榮心得到利潤。知識就是力量,力量不必害怕謊言—即使這個謊言是印在報價紙帶上,也很快就會取消。
    一年後,熱帶貿易再度漲到150美元,而且在這個價位盤整了幾星期,整個市場因為持續不斷的上漲,已經到了應該大幅回檔的時候,當時市場不再是多頭市場。我知道這點,因為我測試過市場。熱帶貿易所屬的集團碰到很不好的營業狀況,我看不出有什麼原因、靠什麼方法,能夠協助他們的股票上漲,即使大盤即將上漲也是一樣,何況大盤並沒有要上漲的跡象。所以我開始放空熱帶貿易,打算一共放空1萬股。我的賣盤造成股價下跌。我看不出有任何支撐。接著突然間,買盤的性質改變了。**BINGO收集整理**
    我跟你保證說支撐出現時我看得出來,不是想證明自己是怪才。我突然想到,這支股票的內線集團在大盤下跌時,開始買進這支股票,其中必有蹊蹺。而他們這些人根本不覺得有什麼道德義務,要維持這支股票的價格。他們不是無知的蠢才,也不是大善人,更不是想拉抬價格,好在櫃檯上多賣一些股票的承銷銀行家。雖然我和其他人放空,這支股票的價格還是上漲。我在153美元時,回補了1萬股的空頭部位,到了巧6美元時,我確實翻空為多,因為這時盤勢告訴我,阻力最小的路線是往上走。我看淡整個大盤,但是我面對的是一支股票的交易狀況,而不是面對一般的投機理論。這支股票的價格飛揚飄漲,到200美元以上,是這一年最轟動的股票。廣播和印刷媒體報導說:我被軋空損失了800萬或900萬美元。事實上,我不但沒有放空,而是一路向上做多。實際上,我持有的時間還稍微久了一點,以至於讓我一些賬面利潤飛走。你想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嗎?因為我認為如果我是熱帶貿易內線集團的人,我自然地會做我所做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我不必去想,因為我的事業是交易—也就是遵循眼前的事實,而不是遵循我認為別人應當會做的事情。

 第十九章
  股票投機成功的基礎,是假設大家未來會繼續犯以前一所犯的錯誤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或是誰,最先把「炒作」這個字眼,跟事實上只不過是普通的買賣過程結合在一起,用來說明在證券交易所銷售大量股票。操縱市場,以便用低價購買想要進貨的股票,也是炒作。但是這樣不同。這樣可能不必降格以求、採用非法手段,但是你很難避免去做某些人認為不正當的事情。在多頭市場中,你要怎麼買一支股票,才能買到很大的數量,卻不至於自行拉抬股價?這就是問題。怎麼解決?決定因素太多了,所以你無法說出通則,除非你說:可能靠著很精明的操縱。有例子嗎?要看情勢而定,你再也說不出比這個還接近的答案了。
    我對自己事業的每一個階段都深感興趣,我當然從別人和自己的經驗中學習。但是今天很難從下午收盤後,流傳在號子裡的這些故事中,學習如何炒作股票。當年大部份的手段、絕招和妙招都已經過時、沒有用了,或者是非法、不能再用了。證券交易法令和情勢已經變了,丹尼爾·朱魯(DanielDrew)或小雅各(Jacob Little )或古德(Jay Gould)在50到70年前能做的事情,即使是精確詳細的事跡,也沒有什麼聽的價值了。今天的作手不必考慮這些前輩所做的事情,或是考慮他們怎麼這樣做,就好比西點軍校的學生不必學習古人的箭術,才能增加實用的彈道學知識。**BINGO收集整理**
    另一方面,研究人性因素總是會有好處,例如:為什麼人這麼輕易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事情?為什麼他們讓自己—其實是鼓勵自己—受貪心的影響,或是受一般人粗心大意、斤斤計較的影響。恐懼和希望始終是相同的,因此,研究投機客的心理,其價值始終如一。武器會改變,但是戰略還是戰略,無論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還是在戰場上,都是這樣。我認為對於整個情形最能執簡御繁的話,是湯瑪斯·伍羅克(Thomas F. Woodlock )所說的,他說:「股票投機成功的基礎,是假設大家未來會繼續犯以前所犯的錯誤。」
    在景氣發燒的時候,投入股市的一般股友數量達到最高峰。聰明巧妙根本沒有必要,因此在這種時候,浪費時間去討論炒作或投機,根本沒有道理,就好像想發現同時落在對街同一個屋頂上的雨滴有什麼不同一樣。傻瓜總是希望不勞而獲,所有景氣發燒的時代,總是很輕易地勾起大家賭博的天性,這種天性是貪心和普遍繁榮勾起的。想輕鬆賺錢的人都會付出代價,確實證明不勞而獲是在這個卑下的地球上找不到的東西。起初我聽到別人說舊時代的交易情形和絕招時,常常認為19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人,比20世紀初年的人好騙。但是我敢肯定就在那一天或隔一天,我又在報紙上,看到一些最新的騙局,或是一些空中交易號子倒閉的事情,也看到傻瓜幾百萬美元的儲蓄,無聲無息地化為流水。
    我初到紐約時,大家熱烈談論洗盤和對沖單子的事情,雖然如此,這種作法已經被證券交易所禁止了。有的時候洗盤太粗糙了,什麼人都騙不過。要是有誰嘗試把某支股票洗高或洗低,營業員毫不遲疑地就會說:洗盤洗得很厲害。就像我前面說過的一樣,市場不只一次,出現營業員坦白指稱的空中號子洗盤,也就是一支股票在片刻之間下跌2、3點,為的就是要在報價紙帶上確立跌價,好把在空中交易號子裡,靠著一點點保證金做多這支股票的人洗光。至於對沖單子,用起來總是會出一些差錯,因為在各家經紀商之間,很難協調一致地操作,這種作法全都違反證券交易所的法令。幾年前,一位著名的做手取消了賣單,卻沒有取消對沖單子中的買單,結果一位不知情的營業員在幾分鐘之內,就把股價炒高了25點左右,他的買盤一停止,只看到這支股票用同樣快的速度暴跌。這些作法的原意是要創造交易熱絡的表象。真是差勁的作法,用這麼不可靠的武器。對了,即使是最優秀的經紀商,你也不能向他透露秘密—如果你希望他繼續是紐約證券交易所會員,你就不能相信他。不過,賦稅使跟買空賣空有關的所有作法,變得遠比過去昂貴多了。
    字典中炒作的定義包含軋空。對了,軋空可能是炒作的結果,也可能是競相買進的結果,例如:1901年5月9日,太平洋北部鐵路的軋空顯然就不是炒作。司徒茲(Stutz)的軋空對相關的每一個人,代價都很高昂,他們在金錢和聲譽上都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次其實不是刻意安排的軋空。
    事實上,很少有幾次著名的軋空,讓主導軋空的人獲得好處。范德比准將( Comnnodore Vanderbilt )兩次軋空哈林(Harlem)股票,讓他賺到大錢,但是這個老小子從很多想要欺騙他的空頭賭徒、不誠實的國會議員和市議員手中,賺到幾百萬美元,確實是他應該賺的。另一方面,古德在推動西北鐵路股票軋空時虧了大錢。老手白在拉卡灣那股票軋空中,賺了100萬美元;但是詹姆斯·吉恩在漢尼拔·聖喬伊(Hanni-bal&St. Joe)股票的交易中,虧了100萬美元。軋空在財務上想要成功,當然要靠用比成本高的價格,出脫最初吸進的持股,而且融券餘額的規模必須相當大,軋空才容易發生。
    我曾經想過,為什麼在半世紀前的大作手當中,軋空這麼流行。他們都是能力高強、經驗豐富、機警精明的人,不會像小孩一樣輕易相信同輩作手安什麼好心。可是他們被軋空困住的次數多得非常驚人。一位聰明的老營業員告訴我說:所有60年代和70年代的大作手,都有一個夢想,就是主導推動一次軋空。有很多次壟斷是虛榮心的結果,也有一些軋空是想要復仇。總而言之,被人指指點點,說這個人成功地軋空了某一支股票,實際上是承認他的智慧、勇敢和成就。軋空讓主導壟斷的人有權高人一等。他接受同伴的喝采當之無愧。促使這些人盡最大的力量安排軋空,原因根本不是可能得到的金錢利益。這是虛榮心在冷靜的作手身上作祟。**BINGO收集整理**
    當年狗在咬別的狗時,的確是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我想我以前告訴過你,說我不只一次設法逃避被軋空的危險,這不是因為我擁有神秘的看盤靈感,而是因為我大致可以看出,什麼時候買盤的性質不能輕率地放空。我靠著普通的試盤做到這一點,當年的人一定也這樣做過。老朱魯曾經多次軋空同輩的作手,讓他們為多次放空伊利股,付出昂貴的代價,他自己在伊利股上,又被范德比准將軋空,老朱魯懇求范德比放他一馬時,這位准將口氣森嚴,引述大空頭朱魯自己說過兩句萬古常新的對句:
誰賣出自己沒有的東西,不是買回來就是進監獄。
    很少華爾街的人記得一位作手的事跡,這位作手在華爾街上引領風騷一代以上。他能夠永垂不朽,主要的原因似乎是他創造了灌水股票這個名詞。
    大家公認愛迪生·賈樂美(Addison G. Serome)是1863年春季公共交易所之王。有人告訴我,他的市場明牌被人認為跟銀行裡的現金一樣有效。總而言之,他是一個偉大的作手,賺過幾百萬美元。他生性放任,到了豪華奢侈的地步,在華爾街上擁有廣大的徒眾—直到號稱「沉默的威廉」的亨利·吉普(Henry Keep)在老南方(Old Southern)股票軋空中,把賈樂美的幾百萬美元通通軋光為止。順便一提,吉普是州長傅勞爾(Roswell P.Flower)的姻親兄弟。
    過去大部分的軋空中,炒作的主要手段是不讓別人知道你正在軋空這支股票,別人卻不斷地受到誘惑,放空這支股票。因此,軋空的主要目標是同輩的專家,因為大眾不喜歡作空的人。促使這些聰明的專家放空的原因,跟今天促使他們同樣放空的原因大致相同。我從自己所看過的故事當中,得知除了范德比准將軋空哈林股時,不守信用的政客賣出之外,其他專業交易者放空股票,都是因為股價太高。他們認為股價太高的原因,是這支股票從來沒有過這麼高的價格,因此,這支股票高得讓人無法購買,如果高得不能買進,那麼賣出就很正常。這點聽來相當現代化,對吧?他們想到的是價格,范德比准將想到的是價值!因此,多年之後,老前輩告訴我,說他們想要描述一貧如洗的時候,總是說:「他放空哈林股!」
    很多年前,我跟古德的一位老營業員談話,他認真地跟,我保證,說古德先生不但是最不平常的人—老朱魯心有餘悸地.說:「被他碰到就是死亡!」指的就是古德—而且他遠遠勝過過去和現在的所有其他作手。他一定是真正的金融奇才,才會有這麼多的成就,這點毫無疑問。即使是相隔這麼久遠,我還是可以看出他擁有適應新情況的驚人能力,這一點在交易者當中非常寶貴。他毫無困難地改變攻防方法,因為他比較關心操縱股性,比較不關心股票投機。他炒作是為了投資,而不是為了使市場改變。他很早就看出要賺大錢要靠擁有鐵路,而不是在證券交易所中炒作鐵路股票。他當然利用股票市場。但是我猜這樣是因為股市是最快、最容易快速輕鬆賺錢的地方,而且他需要幾百、幾千萬美元,就像老柯立斯·杭廷頓(Collis P. Huntington)總是缺錢,因為他需要的錢,總是比銀行願意借給他的錢多出2、3千萬美元。有遠見、沒有錢,只能憂心如焚;有錢,遠見就代表成就,就代表權利、代表金錢等等等等。
    當然,炒作並不侷限於當年的這些大人物,也有很多比較次要的作手。我記得一位老營業員告訴過我一則故事,跟60年代初期的情形和道德狀況有關,他說:
    「我對華爾街最早的印象,是第一次拜訪金融區時的情形。家父在那裡有些事情要辦,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他帶我一起去。我們沿著百老匯走,我記得我們在華爾街轉彎,再沿著華爾街走,就在我們走到寬街(Broad Street)、或者大概是拿梭街(Naau Street)的時候,來到現在信孚銀行(Bankers'Trust Company)大樓所在的街口,我看到一群人跟著兩個男人。第一個男人向東走,裝出不在乎的樣子,他後面跟著另一個男人,這個人臉色通紅,一隻手拿著帽子瘋狂地揮舞,另一隻手在空中握拳亂打。他非常大聲地喊著:『吸血鬼、吸血鬼!資金的價格是多少?吸血鬼!吸血鬼!』我可以看出,大家從窗戶探出頭來。當年還沒有摩天大廈,但是我敢肯定二樓、三樓的人都探頭出來看。家父問怎麼回事,有人回答了一些話,我並沒有聽。我太忙著緊緊抓住家父的手,以免人群推擠,把我倆分開。人群就像街道上常見的群眾一樣,一直在增加,我覺得不安。驚異的群眾從拿梭街和華爾街衝過來,也從華爾街東西兩端跑來。最後我們擠出了人群,家父跟我解釋說:那個喊著「吸血鬼」的人是某某人。我已經忘記他的名字,但是他是紐約市裡主力股的最大作手。據瞭解,除了小雅各之外,他賺過和虧過的錢,超過華爾街上的任何一個人。我記得小雅各的名字,是因為我覺得一個成人叫這種名字很好玩。另一個被人叫做吸血鬼的人,因為是從事鎖住資金而聲名狼藉。他的名字我也忘了。但是我記得他長得高高瘦瘦、臉色蒼白。當年,內線集團曾經用借錢的方式,把資金鎖起來,或者應該說,讓證券交易所裡想借錢的人能夠借到的金額減少。他們會去借錢,取得保付支票。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把錢領出去,拿到別的地方利用。這樣當然是操縱。我認為,這也是一種炒作的形式。」
    我同意這位老先生的話,這是我們今天所沒有的炒作方式。

第二十章
  不要指望把利潤救回來,在還能出脫而且能夠廉價出脫時,趕快脫身
    華爾街仍然津津樂道的偉大股票作手當中,我從來沒有親身跟其中任何一位談過話。我說的不是領袖,而是作手。他們都是我的時代之前的人物。不過我第一次到紐約時,所有作手中最偉大的詹姆斯·吉恩聲勢正如日中天。但是,那時我只是個少年,只關心如何在一家可靠的證券公司裡,再度創造我在故鄉的空中交易號子中的成就;而且,話說回來,也是因為吉恩當時忙著炒作美國鋼鐵公司股票,這是他在炒作上的精心傑作。我那時沒有炒作的經驗,對炒作或炒作的價值或意義也沒有真正的瞭解,而且就炒作而言,我對這種知識也沒有迫切的需要。要是我居然想到炒作,我猜是因為我一定把炒作當成高級騙術,在騙術當中,空中交易號子用在我身上的那些手段,屬於低級的騙術。從那時候起,我在炒作方面聽到的那些話,大部分都是推測和懷疑,猜測的成分超過明智的分析。**BINGO收集整理**
    熟識吉恩的人不只一次告訴我,說他是華爾街歷來最勇敢、最聰明的作手。這一點有很重大的意義,因為,偉大的交易者有好多個。現在全都被人忘掉了,不過,在他們聲勢如日中天時,他們都是國王,是一天的國王!他們靠著報價紙帶,從默默無聞,在金融圈發跡,成就盛名。然而,小小的彩色紙帶沒有足夠的力量,不能使他們在那裡停留很久,難以青史留名。總之,吉恩毫無疑問是他那一代最優秀的作手,那是一段長久而多彩多姿的日子。
    他利用對股票遊戲的知識,利用他作手的經驗和才能,為哈維梅爾兄弟提供服務,哈維梅爾兄弟希望他替美國糖業公司股票發展出市場。吉恩當時一文不名,否則他一定會繼續靠著自己的力量操作,他真是一位不得了的大賭徒!他在美國糖業公司上操作成功,使這支股票變成交易者的最愛,很容易買賣。在這件事情之後,他一再被內線集團請去操盤。有人告訴我,在這些內線集團的炒作中,他從來不要求或接受費用,而是要求像集團的其他成員一樣,得到一份他應得的利潤。股票在市場上的表現當然全部由他負責,通常雙方之間都會有背叛偷跑的閒話,他和惠特尼·賴恩(Whitney-Ryan)幫的爭執,就是起源於這種指責。作手要讓同伴誤解不難。同伴不會像他一樣,看清自己的需要。我從自己的經驗瞭解這一點。
    令人遺憾的是,吉恩在他最偉大的傑作,也就是1901年春季,成功地炒作美國鋼鐵公司股票這件事情上,沒有留下精確的記錄。就我所瞭解,吉恩從來沒有跟摩根先生談過這件事。摩根的公司透過塔伯特泰勒公司(Talbot J. Taylor&Co)打交道,吉恩則以這家公司作為總部。塔伯特泰勒是吉恩的女婿。我敢說吉恩這番辛勞,代價包括從自己的努力中獲得樂趣。那年春季,他在自己炒熱的市場中交易,賺了幾百萬美元,大家都很清楚這件事。他告訴我一位朋友說,在幾周的時間裡,他在公開市場上,為負責承銷的集團賣出超過75萬股。要是你考慮到兩件事情,就知道這樣的成績不差,第一,這支股票是沒有經過考驗的新股,公司的資本額比當時美國的國債總額還大;第二,同一個時候,在吉恩協助創造的同一個市場裡,雷德、李茲、穆爾兄弟、亨利·菲利浦、傅黎克和其他鋼鐵業拒子,也對大眾賣出幾十萬股。
    當然市場大勢對他有利。不只實際的經濟如此,人氣和他毫無限制的財力支援使他能夠成功。我們當時的景氣不但是一個大多頭市場,而且那種榮景和心態不太可能再出現。難以承受的證券恐慌後來才發生,吉恩在1901年炒高到55美元的美國鋼鐵公司普通股,到1903年恐慌時,跌到10塊錢,1904年跌到87/8美元。
    我們不能分析吉恩的炒作行為。沒有他寫的書,詳細的記錄也不存在。例如:瞭解他在聯合銅礦公司(AmalgamatedCopper)如何炒作一定很有意思。羅傑斯(H. H. Rogers )和威廉·洛克菲勒(William Rockefeller)。嘗試在市場上出脫他們多餘的股票,卻失敗了。最後他們要求吉恩替他們售出持股,他也同意了。請記住,在羅傑斯的時代,他自己是華爾街上最能幹的企業家之一,而威廉·洛克菲勒是整個標準石油集團(Standard )i1)當中最大膽的投機客。事實上,他們擁有等於毫無限制的資源、祟高的名聲和在股票遊戲中打滾多年的經驗。然而他們還是得求吉恩幫忙。我提到這件事,是要讓你知道,有些工作確實要由專家去做。這是一支廣受推薦的股票,由美國一些最偉大的資本家支持,卻賣不出去,想賣出去,非得犧牲很多金錢和名聲。羅傑斯和洛克菲勒具有足夠的智慧,認定只有吉恩能夠協助他們。
    吉恩立刻開始工作。他面對的是多頭市場,他一共在面值上下,賣出22萬股聯合銅礦。他出脫了內線人士的持股之後,大眾還繼續買進,價格又上漲了10點。內線人士看到大眾多麼熱心地買進這支股票時,反倒變成對他們放掉的股票看好。有一個故事說,羅傑斯真的建議吉恩做多聯合銅礦。要是說羅傑斯打算倒貨給吉恩,不太能夠讓人相信。羅傑斯太精明了,一定知道吉恩不是待宰羔羊。吉恩照他平常的方式行事—也就是在大漲之後,一路壓低,大量出貨。當然,他的戰術行動由他的需要主導,也由每天變化的小波動主導。在股票市場中,就像在戰場上一樣,最好牢牢記住戰略和戰術的差別。**BINGO收集整理**
    吉恩最信任的一個人—他是我所知道最善於用假蠅釣魚的人—幾天前才告訴我說,在聯合銅礦一役中,吉恩某一天會發現,他幾乎空無一股,也就是手頭沒有他先前為了抬高股價,被迫買進的股票;隔天他會買回幾千、幾萬股。再過一天,他大致上又會賣出。然後他會完全不理會市場,看看市場如何自行行動,也讓市場習慣這種情形。到他真正要賣出持股時,他會像我告訴你的那樣,一路壓低出貨。一般大眾總是期望會有反彈,而且空頭也會回補。
    在這場炒作中,和吉恩最熟悉的人告訴我,吉恩替羅傑斯和洛克菲勒賣出持股,讓他們得到大約2,000萬或2,500萬美元現金後,羅傑斯送給他一張20萬美元的支票。這點讓你想起百萬富翁的太太,給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清掃女工五毛美金,酬謝她替她找到價值10萬美元的珍珠項鏈。吉恩把支票退回去,附上一張客氣的紙條說,他不是號子的營業員,他很樂意能夠幫了他們一點忙。他們留下支票,寫了一封信告訴他,說他們很樂意再度跟他合作。不久之後,就是這位羅傑斯好心地給吉恩明牌,要他在130美元左右,買進聯合銅礦!
 真是天才作手!好一個詹姆斯·吉恩!他的私人秘書告訴我,市場照他的意思發展時,吉恩先生很容易發脾氣;認識他的人說,他的暴躁表現在冷嘲熱諷的言辭裡,這些話讓聽到的人長久難以忘記。他虧錢時脾氣最好,表現上流社會教養良好的樣子,人很親切、風趣,喜歡說警句。
    他擁有投機成功所必須具備的最優越心性,在任何地方投機都能成功。他顯然不會跟大盤作對。他具有十足的大無畏精神,但是絕對不魯莽。如果他發現自己錯了,他可以在轉瞬之間回頭,而且會立刻這樣做。
    從他的時代到現在,證券交易所的法令已經有了太多的變化,舊法令的執法也比以前嚴格太多了,證券買賣和利潤也有太多新的稅負等等,因此,這個遊戲似乎不同了。吉恩巧妙地用來賺錢的手法,現在不能再利用了;而且有人肯定地告訴我們,華爾街現在的商業道德已經提高到了比較高的水準。不過,我們可以公平地說,吉恩在我國金融歷史的任何時期,都會是一位偉大的作手,因為他是一位偉大的股票操作者,徹頭徹尾瞭解投機遊戲。他能有這種成就,是因為當時的情況容許他這樣做。他在1922年進行操作,一定會像在1901年那樣成功,也一定會像他1876年初次從加州到達紐約時一樣成功,當時他在兩年內賺了900萬美元。有些人的步伐遠比一般民眾快多了。他們注定是領導人才,不管民眾有多少變化。
    其實變化絕對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劇烈。報酬的確沒有這麼大了,因為現在不再是開路先鋒的工作,因此,也沒有開路先鋒的那種報酬。但是在某些方面,炒作比以前容易,在其他方面卻比吉恩的時代難多了。
    廣告毫無疑問地是一種藝術,利用大盤做為媒介炒作,是一種廣告藝術。大盤應該敘述作手希望看盤的人看到的事情。故事越真實,越有說服力,故事越有說服力,廣告效果越好。今天的作手不但必須讓一支股票看來很強勁,而且要使這支股票確實很強勁。因此,炒作必須根據健全的交易原則。這就是為什麼吉恩會成為這麼神奇的作手,他從頭開始,就是絕佳的交易者。
    炒作這個名詞已經帶有刺耳的意味,需要一個化名。我認為如果炒作的目標是出售大筆股票,炒作過程本身沒有什麼很神秘或不正當的地方,當然,先決條件是這種操作不能伴隨著誤導。毫無疑問地,作手必須在投機客中間找到買主。他求助於希望為自己的資本賺到龐大報酬,因此願意承受超過正常商業風險的人。對於知道這一點、卻把自己不能輕鬆賺到錢歸咎別人的人,我不會有多少同情心。這種人賺錢的時候十分聰明,但是虧錢時,別的人就是壞蛋,是作手!炒作這個字眼在這種時刻,從這種人的嘴巴裡說出來,就暗示是別人用做了暗記的紙牌作弊。但是情形不是這樣。
    通常,炒作的目標是要發展出市場性,也就是能夠在任何時候,以某一個價位,出脫相當大量的股票。當然,內線集團可能因為市場大勢反轉,發現自己無法出脫股票,否則就得承受大到令人不滿的犧牲。這時他們可能決定僱用一位專家,認為他的技術和經驗,能夠讓他推動一種有秩序的撤退,而不是承受可怕的潰敗。
    你會注意到,我沒有談目的在於盡量以最低價吸進相當大量股票的炒作,例如買進股票取得控制權的操作,因為現在這種事情不常發生。**BINGO收集整理**
    古德(J. Gould)希望確實掌握西聯電報公司(Western Union)的控制權,決定大量買進這支股票時,很多年沒有出現在證券交易所交易大廳的華盛頓·康納(Washington E. Gonnor),突然親自出現在交易所的西聯電訊股票交易處。他開始叫進西聯電訊股票。所有場內交易員都笑他愚蠢,居然會認為他們這麼單純,因此,很高興的把他想要的所有西聯電訊股票,全都倒給他。他們認為這種手法太拙劣了,以為他假裝古德先生希望買進西聯電訊,就可以拉抬這支股票的價格。這樣是炒作嗎?我想「我只能回答『是,又不是!」,
    就像我說的,在大部份情況下,炒作的目的是要以最好的價格,賣出大量的股票給一般大眾。這樣不只是賣出的問題而已,也是分散出貨的問題。從每方面來看,一支股票由1,000個人持有,比由一個人持有,顯然好多了,這樣對市場比較好。因此,作手必須考慮的不只是用很高的價格賣股票,也要考慮股票分散的性質。
    如果你後來不能引誘大眾,從你手上接走你的股票,把價格拉抬到很高的水準就沒有什麼道理。沒有經驗的作手嘗試在頭部出脫股票卻失敗時,老前輩會顯出很聰明的樣子,告訴你說:你可以把一匹馬牽到水邊,卻不能強迫它喝水。多麼有創意的傢伙!事實上,炒作的一條規定你最好記牢,這條規定吉恩和一些能幹的前輩很清楚。就是股票要盡量炒到最高價,然後一路壓低,散給大眾。
    讓我從初步談起,假設有一個個人、一個承銷機構、內線集團擁有大筆的股票,希望用最高的價格賣出。這支股票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常掛牌。賣股票最好的地方應該是公開市場,最好的買主應該是一般大眾。和賣股票有關的談判由一個人負責。這個人是公司目前或過去的合夥人,他嘗試在證券交易所賣出這支股票,但是沒有成功。他現在已經十分熟悉股市的作業,或是很快就會熟悉。他知道需要一個比他更有經驗、更有才華的人來做這件事情。他從傳說中聽到或自己知道有好多個人,在處理同樣的交易時很成功,他決定利用他們的專業技巧。他找其中一個人,就像他生病時去看醫生,或是需要工程方面的技術時,去找工程師一樣。
    假設他聽說我這個人精通股票遊戲。我想他會盡一切力量,找出跟我有關的資料。然後安排見面,到了適當時間,他會到我的辦公室來看我。
    當然,很可能我正好瞭解這支股票,知道這支股票代表的價值。知道這些事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謀生的方法。客人告訴我,他和他的同伴希望做什麼,要求我承擔這個工作。
    現在該我說話,我要求提供所有我認為需要、能讓我清楚瞭解這個任務的資料。我判定這支股票的價格,評估在市場上銷售的可能性。這些事情加上我對目前大勢的評估,又幫忙我判斷這個操作任務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我的信息讓我得到滿意的看法,我會接受這個建議,當場告訴他我提供服務的條件是什麼。如果他接受我的條件—酬勞和條件—我就立刻開始工作。
    我通常會要求得到一大筆股票的認購權,而且也會得到這種權利。我堅持累進式的認購權,因為這樣對有關的各方面最公平。認購權的價格從略低於目前的市場行情開始,然後逐步上升。例如,我得到IO萬股的認購權,這支股票現在的行情是40美元。我的認購權最先是用35美元認購幾千股,另一筆是37美元,再過來一筆是4.0美元,然後是45美元和50美元,就這樣一直往上升,升到75或80美元。
如果因為我的專業努力、我的炒作,使價格上漲,如果到了最高價位,這支股票的需求相當大,我可以賣出相當大量的股票,那時我當然會執行認購這支股票的權利。我賺錢了,但是我的客戶也賺錢。這樣是應該有的情形。如果我的技術正是他們付錢所尋找的東西,他們應該會得到其中的價值;當然,有時候集團可能會以虧損結束,但是,這種情形很稀少,因為除非我看出自己有利可圖,否則不會承接這種工作。今年我在一、兩個個案上,沒有那麼幸運,沒有賺到利潤。原因有好幾個,但這是另一件事情了,以後我或許會說出來。**BINGO收集整理**
    一支股票多頭走勢的第一步,是宣傳有一個多頭走勢正在發動的事實。聽起來很好笑,不是嗎?你再想一想,其實沒有聽起來那麼好笑,對吧?事實上,最有效的宣傳方法是你誠心誠意、要讓這支股票變得活躍而且強勁。所有該說的話說完,所有該做的事情做完之後,全世界最有力量的公關人員是股價機器,最最有效的廣告媒體是盤勢。我不必替客戶推出任何宣傳文件,不必告訴報紙這支股票的價值,或敦促財經報導指出這家公司的展望。我也不需要有追隨的群眾。我只要讓這支股票變得很熟絡,就能達成這些我非常渴望完成的事情。股票交易熱絡時,自然而然就會有人要求解釋。當然,這點表示,必要的理由自己會跑出來,好在媒體上刊登,根本不必我絲毫協助。
    場內交易員要的只是求交易熱絡。只要有一個自由市場,他們會在任何價位買賣任何股票,他們看到活絡的交易時,會買賣幾千、幾萬股,他們集合起來的能力相當大。他們一定會成為作手的第一批買盤。他們會一路向上,跟著你買賣。因此,在操作的任何階段中,他們都是很大的助力。我知道吉恩常常借助最活躍的號子營業員,一則隱瞞發動炒作的起源,一則也是因為他知道他們最善於擴張業務,最會散佈明牌。他常常以高於行情的價格,給營業員認購權,都是口頭承諾的認購權,以便他們在能夠獲利落袋之前,可以幫他一點忙。他讓他們賺到應有的利潤。要得到這些業內人士的跟隨,我自己從來不必做別的事情,只要讓一支股票活絡就行了。營業員不會多所要求。當然,你最好要記住,在證券交易所交易大廳的場內買進股票,目的是要獲利賣出。他們不會堅持得到很大的利潤,但是一定得是很快能實現的利潤。
    我讓一支股票交易熱絡,以便吸引投機客的注意力,原因我已經說過。我買進又賣出一支股票,營業員會跟著進出。既然有這麼大筆為投機目的而持有的股票像我所堅持的那樣,用認購權鎖死之後,賣壓通常不會很強。因此,買盤總是勝過賣盤,大眾主要不是跟隨作手的腳步,而是跟隨號子營業員的動作。大眾會進場成為買方。我會滿足這種令人滿意的需求,也就是我大致上會賣出股票。如果需求是應該有的那種需求,吸納的數量會超過我在炒作初期被迫吸進的股數,出現這種情形時,我會放空這支股票。這樣是技術性的放空。換句話說,我賣出的股票數量比我的持股數量還多。對我來說,這樣相當安全,因為我其實是根據自己的認購權賣出。當然,大眾的需求減弱時,股價會停止上漲。這時我會等待。
    接著,假設這支股票已經停止上漲。有一天盤勢很疲弱。整個大盤可能會出現回檔的趨勢,或者有某些眼光銳利的營業員可能看出,我的這支股票毫無買盤可言,他就放空這支股票。他的群眾會跟著這樣做。不管原因是什麼,我這支股票開始下跌。噢,我就開始買進這支股票,給它支撐,就像一支股票得到自己的公司派歡迎時,應該有的那種支撐一樣。而且更妙的是,我不必吸進股票,就能支撐這支股票,也就是說,我不必增加持股總數,免得後來還必須賣出。請記住,我這樣支撐股價,不會讓我的財力減少。當然,我做的其實是回補我先前用較高價位放空的股票—那時大眾或交易者的需求,或兩者的需求,讓我能夠用高價放空。你總是應該明白的向交易者、也向一般大眾表示,這支股票下跌時,總是會有人要。這樣通常會阻止業內人士魯莽的放空行動,也會阻止害怕的股東出脫股票。一支股票走勢越來越疲弱時,你通常會看到這種賣壓,如果沒有得到支撐,股票隨即就會有這種表現。我這種回補買單是我所謂的穩定程序中的一環。
    市場擴大時,我當然一路向上賣出股票,但是始終不會大到阻止漲勢。我這樣是完全根據自己的穩定計劃來做。顯然,我在合理而有秩序的漲勢中,賣出越多股票,越能鼓勵保守的投機客,他們比魯莽的號子營業員多多了,而且股價一定有疲軟的日子,我賣的越多,在這種日子裡,越有力量給這支股票強大的支撐。我因為始終維護放空部位,因此,能夠處在完全不危及自己,又能支撐股票的狀況中。通常,我在價格讓我有利可圖時開始賣出。但是,我經常在沒有獲利的情況下賣出,目的只是要創造或增加自己的買進力量。這是我所謂毫無風險的買進力量,我的工作不只是要拉抬價格,或是替顧客賣出一大筆股票,也要替自己賺錢。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要求客戶提供操作資金的原因。我的費用由成功與否決定。
    當然,我剛才所說的不是我一成不變的作法。我既沒有一種僵硬的系統,也不遵照這種系統操作。我根據狀況,隨時修改自己的條件。
    如果一支股票想要散出去,應該盡可能地炒作到最高價,然後賣出去。我重複這一點,一則因為這是基本原則,一則因為大眾顯然都相信所有的賣壓都是在頭部出現。有時候一支股票會變得步履跳珊,在這種情況下股價不會上漲。這時就是賣出的時機。你的賣壓自然會造成股價下跌,而且會跌的比你想像的還深,但是你通常可以把股價拉上來。只要我炒作的股票在我的買單下回升,我就知道我安全無虞,必要時,我會信心十足、毫不畏懼地用自己的資金買進,就像我買進任何其他表現同樣情形的股票一樣。這是阻力最小的路線,你還記得我談過跟這種路線有關的交易理論嗎?阻力最小的價格路線確定時,我會遵照這個路線前進,不是因為我在那個特定時刻炒作那支特定的股票,而是因為我從頭到尾、始終都是操作股票的人。**BINGO收集整理**
    我的買盤不能拉抬股價時,我停止買進,然後開始往下賣,即使我正好沒有炒作這支股票,我也會做同樣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知道,出脫一支股票的主要方法,是要一路往下賣。在股價下跌時,可以出脫這麼多股票,的確令人震驚。
    我重複說這一點,在炒作過程中,我從來沒有忘記是股票交易者。畢竟我在炒作時,碰到的問題和操作時一樣。作手不能讓股票照自己的意思波動時,所有的炒作都要結束。你炒作的股票沒有照應有的情形波動時,立刻出脫。別跟大盤理論。不要抬望把利啊教回來,在早能出脫而且能夠廉價出脫時一,趕快脫身。

第二十一章
  在景氣熱潮中,大眾總是先賺到很多錢—賬面上的利潤,而且始終是賬面上的利潤
    我很清楚這些通則都不會讓人印象特別深刻。通則很少能夠這樣。如果我舉出一個確實的例子,或許我可以說明得更清楚。我會告訴你我怎麼把一支股票拉抬30點,在這樣做的時候,只吃進了7 , 000JR,卻發展出一個幾乎可以吸納任何大量股票的市場。
    這支股票叫帝國鋼鐵(Emprial Steel),是由一些聲譽很高的人推出上市,而且得到相當好的宣傳,被認定為是資產股。大約30%的股票由幾家華爾街的公司,銷售給一般大眾。但是這支股票掛牌後,沒有大量的交易。偶爾有人問到這支股票時,一、兩位內線人士,也就是原來這支股票承銷團的成員,會說這家公司的盈餘勝過預期,展望十分令人鼓舞。這點的確很正確,事實上也很好,卻不是讓人十分興奮,而且缺乏投機誘因。再從投資的觀點來看,價格穩定和持續配股的能力還沒有得到證實。這支股票從來沒有出現過讓人注目的波動。這支股票太溫和了,在內線人士發佈非常真實的報告之後,也沒有過隨之而來的上漲。另一方面,價格也不會下跌。**BINGO收集整理**
    帝國鋼鐵保持這種不出名、沒有人歌煩、沒有人報明牌的狀況,成為一支沒有人賣出,所以不會下跌的股票,沒有人賣出,是因為沒有人喜歡放空一支股權不很分散的股票,因為這樣空頭會處在十分不利的地位,任由持股充足的內線集團擺佈;同樣的,也沒有什麼誘因讓人買進這種股票。因此對投資人來說,帝國鋼鐵成為一支投機股。對投機客來說,這支股票又不死不活,是一支你一買進做多,它就很容易陷入昏睡套牢狀態的股票,使你的投資理念反對你買進。一個人被迫拖著一具屍體一兩年,損失總是會比屍體本身的原始成本高,有真正的好東西出現時,他一定會發現自己被套得動彈不得。
    有一天,帝國鋼鐵的公司派一位重要成員,代表他自己和他的同事來看我。他們希望為這支股票創造市場,他們控制了70%沒有散出去的股票。他們希望我處理他們的持股,賣到比他們設法在公開市場賣出應該還高的價格。他們希望知道我要什麼條件,才會接受這個工作。
    我告訴他,幾天內,我會讓他知道我的條件。然後,我研究這支股票,請一些專家調查這家公司的各個部門,包括生產、業務和財務部門。他們對我提出不偏不倚的報告。我不是要尋找優點或缺點,只是要尋找事實現況而已。
    報告顯示,這支股票是很有價值的資產。如果投資人樂意等一陣子,公司的展望會證明:以目前的市場行情,買進這支股票一定划得來。在這種情況下,就各種市場波動來說,股價上漲其實是最常見、最合理的波動,也就是說,在考慮過未來之後,股價應當上漲。因此,我看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不能夠謹慎而有信心的承擔帝國鋼鐵的多頭炒作工作。
    我通知這個人,他到我的辦公室來詳談細節。我把自己的條件告訴他。我提供這種服務不要求現金報酬,而是要求10萬股帝國鋼鐵的認購權,認購價格從70元一直上升到100元。對某些人來說,這樣看來是一筆很大的費用,但是他們應該考慮到,內線人士絕對無法用70美元的價格,賣出1o萬股,甚至想賣s萬股都辦不到。這支股票沒有市場。所有獲利和展望極為優異的宣傳都沒有吸引買盤,沒有吸引到多大的買盤。此外,除非我的委託人首先賺上幾百萬美元,否則我也拿不到現金報酬。我可以賺的不是高得離譜的銷售佣金,而是相當公平、依據成功與否而定的費用。
    我知道這支股票具有真正的價值,大盤的狀況看漲,因此,有利於所有好股票漲價,我認為我應該能做得相當好。我的意見讓我的客戶深感鼓舞,立刻同意我的條件,這個交易一開始就充滿偷快的感覺。
    我盡量徹底地保護自己。公司派擁有或控制大約70%的流通股本。我要他們把70%的股本在一個信託合約下存起來。我不打算被大股東當成垃圾場。大部分的持股穩穩地鎖定後,我仍然有30%散落在外的股票要考慮。但是,這是我必須承擔的風險。有經驗的投機客不指望從事完全沒有風險的行動。  事實上,所有的股票同時擁進市場的可能性,不會比人壽保  險公司的所有顧客,在同一天的同一個小時死亡的可能性高。  股票市場和人的壽命一樣,都有未經刊行的精算表。
    我保護好自己,不受這一類可以避免的股市交易風險侵  害後,準備開始行動。我的目標是要讓我的認購權有價值。  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必須拉抬價格,發展出一個我可以賣出  10萬股的市場—這10萬股是我擁有認購權的股票。**BINGO收集整理**
    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出在股票上漲時,有多少股票可能擁進市場。這件事我的經紀商很輕鬆地就做到了,他們毫無困難的就確知,在比目前行情略高的價位上,有多少股票求售。我不知道是否場內的撮合專家告訴他們,場內的賬戶中有那些賣單。目前的行情名義上是70美元,但是,以這種價格,我連1,000股都賣不掉。我甚至沒有證據顯示在這個價位或者更低一點的價錢,會稍稍有一些需求。我必須根據經紀商告訴我的資料行動。但是這些資料不足以讓我知道求售的股票數量有多大,需求有多小。
    我一得到這幾點的資料後,就悄悄地在70美元和稍高一點的價位,吃進所有掛出的股票。我說「我」的時候,你知道我指的是我的經紀商。這些賣單是一些小股東掛出的,因為我的顧客在鎖好自己的籌碼之前,自然已經取消他們可能發出的任何賣單。
    我不必買進多少股票。此外,我知道適當的漲勢會帶來其他的買單—當然也會帶來賣單。
    我沒有給任何人有關帝國鋼鐵會上漲的消息。我不必這樣。我的工作是靠著最好的宣傳,直接影響人氣。我不是說,絕對不需要多頭宣傳。完全新股票的價值,就像宣傳羊毛製品、鞋子或汽車的價值一樣合理,而且的確有需要。精確、可靠的消息應該由大眾說出來。但是,我的意思是,我這方面的所有需要,大盤都會替我做好。我前面說過,有信用的報紙總是設法刊出解釋市場波動的文章。這就是新聞。讀者不只要求知道股市發生什麼事情,也要求瞭解其中的原因。因此,作手不必費吹灰之力,財經記者就會刊出所有能夠採訪到的信息和謠言,也會分析盈餘報告、產業狀況及展望。簡單地說,會說出能夠為漲勢提供任何解釋的新線索。記者或熟人問我對這支股票的意見時,如果我心目中有一支股票,我會毫不猶豫地說出來。我不必自動提出建議,也從來不報明牌,但是,我用秘密的方式操作毫無好處。同時我知道,所有報明牌的人當中,所有的業務代表當中,最優秀、最有說服力的就是盤勢。

我以70美元或略高的價格,吸進所有求售的股票時,就消除了市場上的這種壓力。就交易的目的而言,這樣自然指明帝國鋼鐵阻力最小的路線,就是明顯的向上。交易大廳觀察力敏銳的營業員一看到這種情形,就合理地假設這支股票即將上漲,上漲幅度他們不可能知道,但是他們所知道的事情,足以促使他們開始買進。他們對帝國鋼鐵的需求,完全是這支股票明顯的上漲趨勢促成的,盤勢是最不會錯的多頭訊息!我立刻滿足這種需求。我把開始時從套得筋疲力盡的股東手中批來的股票賣給這些營業員。我當然會小心的賣出。我樂於供應這些需求。我不會在市場上強力推銷我的股票,我不希望漲勢太快,在這種發動階段,賣光我to萬股中的一半,一定不是好事。我的任務是創造一個市場,讓我能夠出售所有的持股。
    但是,即使我只賣出營業員急著想買的數量,市場也還是暫時失去了我的買盤,這種買盤是我到目前為止,一直穩定提供的。到了適當時機,營業員會停止買進,價格就停止上漲。這種情形一出現,失望的多頭就會開始賣出,漲勢一停止,買進理由就消失的,營業員也會賣出。但是我已經準備好,要應付這種賣壓,股價下跌時,我把先前以高出幾塊錢賣給營業員的股票買回來。我知道我這樣買回股票一定會阻止跌勢,價格停止下跌時,賣單也會停止掛出。
    然後我重新再來一遍。一路向上吃下所有求售的股票,這些股票數量不會很多,價格會再度開始上漲,從高於70元的起漲點開始上漲。你別忘了,下跌時有很多股東非常希望他們已經把股票賣掉,但是不願意在頭部之下3、4點的價位賣出。這種投機客總是會發誓說:下次再有反彈,他們一定會賣出。他們在股價上漲時掛出賣單,然後看到股價走勢改變,就改變了心意。當然,總是有一些力求安穩的快槍手會獲利賣出,對他們來說,利潤總是應該要落袋的利潤。
    這樣之後,我只需要重複這種過程,交互買進和賣出,但是總是把股價拉抬得更高。
    有時候,你吸進所有求售的股票之後,急邃拉抬股價會有好處,你炒作的股票會出現可以稱為急漲的走勢。這樣是絕佳的廣告,因為漲勢會使大家議論紛紛,也會吸引專業交易者和喜歡交投熱絡的投機大眾。我認為這種人相當多。我在帝國鋼鐵這支股票上這樣做,急漲帶來的需求我會全數供應。我的賣單總是使漲勢在幅度和速度上,受到一定的限制,我一路向下買,又一路向上賣,不只是抬高了價格,也為帝國鋼鐵發展出市場性。**BINGO收集整理**
    我開始炒作這支股票之後,再也沒有誰不能自由買賣這支股票的情形了。我的意思是,買進或賣出相當大量的數目,卻不會造成股價過度波動。買進之後,遭到遺棄,或是賣出之後,被軋得死去活來的恐懼消失了。因為大家相信帝國鋼鐵的市場會持續下去,股票逐漸散到專家和大眾手中,這一點跟股價波動促使大家產生信心有關。當然,熱絡的交易也使很多其他的困難消失。最後,在我買賣幾千、幾萬股之後,我成功地把這支股票拉抬到面值之上。一股100美元使每一個人都想買進帝國鋼鐵,為什麼不買呢?每一個人都知道這是一支好股票,過去是便宜貨,現在仍然如此。漲勢就是證據。一支股票既然能夠從70美元上漲30點,就可能從面值的100美元再上漲30點。很多人都這樣認為。
    在拉抬價格上漲30點時,我只吸進了7,000股。這批持股的平均價格大約是85美元。這表示我每股賺了15塊。雖然利潤還在賬面上,但是我的全部利潤當然是比這些錢多多了,而且是十分安穩的利潤,因為我已經創造出一個我可以賣出所有持股的市場。這支股票會在明智的炒作下繼續走高,而我擁有10萬股的認購權,認購價位逐步上升,從70美元開始,最高價是100美元。
    後來,情勢發展使我沒有執行自己的計劃,沒有把賬面利潤化為現金。如果容許我自誇,我會說這是一次高明的炒作,完全合法,而且成功是勢所必至。這家公司的資產很有價值,股票在較高的價位也不貴。原來的承銷集團中有一些成員,希望確保這支股票的控制權,這是一家擁有雄厚財力的銀行。控制像帝國鋼鐵公司這樣生意興隆、日漸成長的公司,對銀行來說,可能比由投資散戶控制還有價值。總之,這家銀行要求我讓出這支股票的所有認購權。這點表示我有龐大的利潤,我立刻接受了。在我能夠大筆賣出,得到相當高的利潤時,我總是很樂意賣光。我對自己在這支股票上的獲利相當滿意。
    在我處理掉自己10萬股的認購權之前,我得知這些銀行家聘用了比較有經驗的專家,對這家公司作了更徹底的評估。他們的報告足以讓這家銀行向我提出收購的建議。我仍然保有幾千股帝國鋼鐵。我對這支股票有信心。
    我在炒作帝國鋼鐵時,沒有任何不正常和不健全的地方。只要我的買盤促使價格上漲,我知道一切沒有問題。股票有時候會拉抬不動,這支股票卻從來沒有步履瞞珊的時候。你發現股票對你的買進沒有適當反應時,你不需要更好的明牌,就應該賣出。你知道如果一支股票有價值,而且市場大勢很適合。你總是可以在股價下跌之後把它拉上來,即使是下跌了20點,也一樣可以拉高。但是,在帝國鋼鐵這支股票上,我從來不必做這樣的事情。
我在炒作股票時,從來沒有忘了基本的交易原則。或許你會很奇怪,為什麼我重複說這一點,或者是為什麼反覆的說明我從來不跟大盤理論,也不會因為市場的行為對大盤生氣。你一定會認為,在自己的事業上賺了幾百萬美元,而且經常在華爾街上操作成功的人,一定會瞭解必須冷靜地玩這個遊戲,對吧?要是你知道有一些最成功的公司派股票炒作好手,經常因為市場沒有照他們的意思推動,表現得像焦慮不安的女人一樣,你一定會大吃一驚。他們似乎把這種事當成對個人的侮辱,於是他們因為先喪失了好脾氣,進而喪失金錢。
    關於卜蘭迪和我自己之間的不和,外面有很多飛短流長。大家受到誤導,預期我們會因為某一件股票操作的案子,發生激烈的爭執,這次操作結果失利,也可能因為其中有些欺騙行徑,而使我—或他—付出數百萬美元的代價,或是遭致類似的損失。噢,實際情形不是這樣。**BINGO收集整理**
    卜蘭迪和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他有很多次告訴我一些信息,我利用之後都能獲利。我也給過他一些建議,他可能聽了,也可能沒有聽。要是他聽了,他會省下一些錢。
    他是推動石油產品公司{Petroleum Products Company)上市和釋股的主要負責人。這支股票大致成功地上市之後,整體大勢較壞,這支新股的表現不如卜蘭迪和他同伴的預期。基本情勢又見好轉後,卜蘭迪組織了一個操作小組,開始操作油品公司。
    關於他的技巧如何,我不能告訴你什麼。他沒有告訴我他怎麼操作,我也沒有問他。但是雖然他在華爾街上經驗豐富,而且他的聰明過人毫無疑問,顯然他所做的一切結果毫無價值,這個集團沒有花多少時間,就發現他們沒有辦法出脫很多股票。他一定試過他所知道的一切方法,因為集團操盤人除非覺得自己不能勝任,否則的話,不會要求由外人來取代他,而這一點是一般人最不願意承認的事情。總之,他來找我,友善地寒暄一會兒之後,他說他想要我負責推展油品公司,散出這個集團總數略微超過10萬股的持股。當時這支股票的價格是102到103美元。
    在我看來,這件事情暖昧不明,我婉謝他的提議。但是他堅持要我接受。他把這件事情從個人的立場提出來,所以最後我同意了。我天性不喜歡牽扯上我沒有信心會成功的事業,但是我也認為一個人對親朋好友有一些責任。我說我會盡最大的力量,不過我告訴他,我對這件事情並不覺得自傲,並且列舉出我一定會遭遇到的不利因素。但是卜蘭迪只是說,他沒有要求我保證替這個集團賺幾百萬美元的利潤。他確信如果我接手,我會做出讓每一個理性的人都滿意的結果。
    噢,我的情形就是這樣,答應做一件違反我判斷的事情。就像我擔心的一樣,我發現情形很困難,主要起因於卜蘭迪替這個集團炒作這支股票時,所犯下的一些錯誤。但是對我不利的主要因素是時間。我深信我們迅速接近多頭漲勢的尾聲,因此市場狀況雖然有改進,讓卜蘭迪大受鼓舞,最後一定會證明這只是短暫的反彈。我害怕在我能夠讓油品公司股票有所作為之前,市場一定會再度轉為空頭市場。不過我既然已經許下諾言,就決定盡我最大的力量去作。
    我開始拉抬價格,卻不很成功。我想我把卜股價拉到107美元左右,這樣相當不錯,我甚至能夠賣出一些股票。股數不多,但是我很高興沒有增加這個集團的持股總數。有很多不屬於這個集團的人正在等待小幅上漲,好倒出他們的持股,對他們來說,我是他們天賜的良機。要是整體情勢好一點,我也應該會有比較好的表現。沒有早一點叫我操盤真是太糟』了。我覺得我現在所能做的,是盡量讓這個集團在損失最少的情況下出脫持股。
    我請卜蘭迪來,告訴他我的看法。但是他開始反對。接著我跟他解釋為什麼我採取這種立場,我說:「卜蘭迪,我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市場的脈動。你的股票沒有人跟進。看出一般大眾對我的炒作到底是什麼反應,不需要什麼技巧。你聽我說,你把油品公司股票盡量弄得有吸引力,而且隨時都給予所需要的一切支持,卻只發現大眾毫不理會,你就可以確定一定有什麼問題,不是這支股票有問題,而是市場有問題,逆勢而為絕對沒有用。你要是這樣做,注定會失敗。有人跟進的時候,操盤經理應該樂於買進自己的股票,但是如果他是市場上惟一的買盤,他還買的話,就是笨蛋了。我每買進5,000股,大眾應該樂於或有能力多買5,000股。但是我絕對不願意當惟一的買盤。如果我這樣做,我只是抱滿我不需要的一些做多的股票,現在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賣出。賣出的惟一方法就是賣出!**BINGO收集整理**
    「你是說不管什麼價格都賣出?」卜蘭迪問道。
    「對!」我說,我看得出他要開口表示反對。我說:「如果我要賣出這個集團的股票,你可以確定價格一定會跌破面值,而且—」
    「呢,不行,絕對不可以!」他叫著說。你聽他的聲音,一定會以為我在邀請他加人自殺俱樂部。
    「卜蘭迪,」我跟他說:「股票炒作的基本原則是要拉抬股票以便賣出。但是你在上漲時,不能大量賣出。你辦不到。大量賣出是要從頭部一路下跌時賣出。我不能把你的股票拉高到125或130美元。我希望這樣做,但是根本做不到。所以你必須從現在的價位開始賣出。在我看來,所有的股票都會下跌,油品公司不會成為惟一的例外。現在由集團賣出,造成股價下跌,勝過下個月由別人賣出造成重跌。反正都會下跌的。」
    我看不出我說的話有什麼令人傷心的地方,但是你遠在中國,都可以聽到他的哀嚎。他根本不願意聽這種話。這樣絕對不行。這樣會讓這支股票留下糟糕透頂的記錄,更不要說這支股票在銀行裡質押借款,可能造成的種種不便等等。
我再度告訴他說,在我看來,世界上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防止油品公司下跌15或20點,因為整個市場都要跌這麼多。我又說,期望他的股票成為令人目眩神搖的例外,是荒謬無比的事情。但是我的話變成了馬耳東風,他堅持我必須支撐這支股票。
    眼前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是當年最成功的股票炒手之一,曾經在華爾街的交易上賺過幾百萬美元,對股票投機遊戲的認識,遠遠超過一般人。但,他卻在空頭市場的初期,堅持要支撐一支股票。當然,股票是他的,但是這樣做卻很糟糕。總之,這件事情不合道理,我又跟他爭論,卻沒有用。他堅持要我發出支撐股價的買單。
    等到大盤走軟,真正的跌勢開始時,油品公司當然和其他股票一起跌落。實際上,我不但沒有賣出,還在卜蘭迪的命令下,為這個內線集團買進股票。
    惟一的解釋是卜蘭迪不相信空頭市場已經臨頭。我自己深信多頭市場己經結束。我不但用油品公司,也用其他股票測試過,證明我最初的猜測。我沒有等到空頭市場宣佈安全到達時,才開始放空。我當然一股都沒有放空油品公司,不過我放空了其他股票。
    油品公司炒作集團正如我的想像,抱滿了他們開始時就持有的股票,也抱滿他們徒勞無功、想拉抬價格時所吸進的股票。最後他們還是賣掉了股票,但是和我想要賣而卜蘭迪不讓我賣的時候相比,他們賣到的價格低了很多。不可能有別的結果。但是卜蘭迪仍然認為他是正確的—或者說他自己是正確的。我知道他說我給他那種建議,原因是因為我放空其他股票,而大盤仍然往上走。這樣當然是暗示說,不限價出清這個集團的持股,會造成油品公司的股票大跌,這樣會協助我在其他股票的空頭部位。
    這全都是胡說八道。我看淡後勢,不是因為我放空股票。我看淡後勢,是因為我評估大勢是這樣子走,我只有在自己翻多為空時,才放空股票。從錯誤的方向操作,不會賺多少錢,在股票市場中尤其如此。我計劃出售這個集團的股票,是因為20年的經驗告訴我說,這樣是惟一可行和明智的作法。卜蘭迪應該是很高明的交易者,能夠像我一樣看得很清楚。那個時候想要做任何事情都己經太晚。**BINGO收集整理**
    我猜想卜蘭迪和成千上萬的外行人一樣,有一種錯覺,認為作手無所不能,什麼事情都做得到。作手沒有這種能耐。他做不到的。吉恩最大的成就是在1901年春季,炒作美國鋼鐵公司普通股和特別股。他能夠成功,不是因為他很精明和財力雄厚,也不是因為他有一票全美國最富有的人作他的後盾。這些是他成功的部分原因,但是主要原因是大盤很適合,大眾的心態也很適合。
    違背經驗的教訓、違背常識行動不是好事。但是華爾街的傻瓜不完全都是外行人。卜蘭迪對我的不滿,我剛剛已經告訴過你。他覺得痛心,是因為我沒有照我的意願去炒作,而是遵照他要求我的方式去炒作。
    炒作如果是要把大量的股票賣掉,只要這種炒作沒有伴隨著任何特意的歪曲,其中沒有任何神秘、不公正或欺騙的內涵。健全的炒作必須以健全的交易原則為基礎。大家很強調洗盤之類的舊式作法。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純粹的技巧無足輕重。股票炒作跟在櫃檯賣股票和債券的差別,在於顧客的性質不同,而不在於訴求的性質不同。摩根公司出售債券給大眾,是賣給投資人,作手散出大筆股票給大眾,是賣給投機客。投資人追求安穩,為投資的資本尋求持續的投資報酬率。投機客尋求的是快速獲利。
    作手必須在投機客當中,尋找主要的市場,投機客只要有合理的機會,能夠為他的資本得到大筆的報酬,就願意冒比正常水準高的商業風險。我自己從來不相信盲目的賭博。我可能會大筆操作,也可能只買100股。但不管是那一種情形,我都必須替自己做的事情找到理由。
    我清楚記得我怎麼開始投入炒作遊戲—也就是替別人行銷股票。回想起這件事讓我深感愉快,因為這件事極為巧妙地顯示華爾街專家對股市操作的看法。這件事是我東山再起之後發生的,也就是1915年我交易伯利恆鋼鐵股票,開始恢復財力之後發生的。
    我的交易相當穩定,運氣很好。我從來不尋求在報紙上曝光,但是我也不刻意迴避。同時你知道,只要有哪個作手很活躍,華爾街的專家都會誇大他們的成功和失敗的故事。當然報紙會聽到作手的消息,然後刊出一些謠言。根據謠言的說法,我破產過非常多次,根據同一些權威人士的說法,我也賺過千百萬美元,因此我對這種報導惟一的反應,是奇怪這些報導從何而來,怎麼會出現。驚異謠言怎麼可能會增加這麼厲害!我的營業員朋友接二連三地來告訴我同樣的故事,每次故事都有一點變化、增添一些新的材料,也變得比較詳細。
    我這麼長篇大論,意思是要告訴你,我怎麼開始替別人從事炒作的工作。我全額清償幾百萬美元債務的報紙報導發揮了功效。我大進大出和獲利都被報紙極度地誇大,以致華爾街上對我議論紛紛。作手炒作20萬股就能操縱市場的日子已經過去。但是你也知道,大眾總是希望找到取代舊時代領袖的人。吉恩以高明的股票作手聞名,靠自己的力量賺了幾千幾百萬美元,使承銷商和銀行請求他代為操盤,替他們出售大筆的股票。簡單地說,他提供的炒作服務確有需要,因為華爾街聽到他過去交易成功的故事。
    但是吉恩已經去世,在他之後,另外有兩三個人創造了幾個月的股市歷史,他們因為長久以來沒有活動,已經銷聲匿跡。我指的是幾位大手筆進出的西部人,他們在1901年來到華爾街,靠他們手中的美國鋼鐵持股,賺到數千萬美元。他們實際上是超級承銷商,而不是吉恩那樣的作手。但是他們極為能幹、極為富有,在推銷他們和朋友控制的公司證券方面,極為成功。他們其實不是偉大的作手,和吉恩或傅勞爾州長不同。不過華爾街仍然覺得他們有很多可以談論的事情,他們在專業人士和比較活躍的證券商當中,當然有一批信徒。他們不再積極交易之後,華爾街再也找不到可以談論的作手了。至少在報紙上看不到跟作手有關的消息了。**BINGO收集整理**
    你應該還記得,1915年證券交易所恢復交易之後,開展了一段大多頭行情。隨著市場規模擴大,協約國向美國購買數十億美元的物資,使美國進人景氣熱潮。就炒作而言,任何人都不必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為戰爭新娘創造沒有限制的市場。很多人靠著合約,甚至靠著可以得到合約的承諾,賺到幾百萬美元。他們靠著友善的銀行家協助,或是靠著把自己的公司放在未上市市場交易,變成了成功的股票承銷商。大眾會買任何經過適當宣傳的東西。
    景氣熱潮的高峰過去之後,這些承銷商發現,他們在賣股票方面需要專家的協助。大眾熱衷於購買各式各樣的證券時,其中有些人用比較高的價格買進,想要出脫沒有經過市場考驗的股票並不容易。在景氣高峰之後,大眾確實瞭解任何東西都不會再漲。這不是買方變得比較聰明,而是盲目的買進已經結束。心態已經改變。價格甚至不必下跌才會讓大家悲觀。只要市場變得很沉悶,而且維持一段時間,就足以造成這樣的效果。
  每次景氣熱潮時,都會有一些公司成立,目的就算不是完全想利用大眾對各種股票的好胃口,主要的目的也是這樣。也有人遲遲才把股票拿出來承銷。承銷公司犯這種錯誤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是人,他們不願意看到景氣熱潮結束。此外,只要潛在的利益夠大,也值得冒險。在憧憬被希望干擾時,絕對看不到頭部。一般人看到,一支在12或14美元時沒有人要的股票,突然漲到30美元,這樣當然是到頂了,卻又漲到50美元,這樣絕對是漲勢的尾聲了。接著這支股票又漲到60元、70元,然後漲到75美元。這時情勢很可以肯定,幾星期前這支股票的價格還不到15美元,現在當然不可能再上漲了。但是這支股票又漲到80元,然後漲到85元。到了這個時候,一般人因為從來不考慮價值,只考慮價格,而且因為他們的行動不是由情勢主導,而是由恐懼主導,於是就採取最容易的方法—不再認為漲勢一定有到頭的時候。這就是外行人雖然很聰明,不會在頭部買進,卻也不獲利落袋的原因。在景氣熱潮中,大眾總是先賺到很多錢—賬面上的利潤,而且始終是賬面上的利潤。 

第二十二章
  在華爾街上,狗絕對不會有反對咬狗的愚蠢偏見
    有一天,吉姆·巴恩斯(Jim Barnes)來看我,他不但是我的主要經紀商之一,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說他要我幫他一個大忙。他以前從來沒有講過這種話,所以我請他告訴我到底幫什麼忙,希望是我能夠幫得上忙的事情,因為我確實希望報答他。然後他才告訴我說,他的公司和某一支股票有關,事實上,他們是這家公司的主要承銷商,而且吃進了一大筆股票。因為情形有了變化,使他們必須賣出相當大筆的股票。吉姆希望我替他做推廣的工作。這支股票是聯合爐具公司(Consolidated Stove)。
    我因為好多個原因,不希望跟這件事情扯上關係。但是我欠吉姆一些人情,吉姆又堅持從個人的立場要我幫忙,光是這一點,就足以克服我的反對。他是個好人,是我的朋友,我猜想他的公司跟這件事情關係很深,所以最後我同意盡力去做。
    我總是認為,戰爭景氣和其他景氣之間,最明顯的差別是青年銀行家在股市所扮演的新角色。**BINGO收集整理**
    這次景氣是自發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景氣的起因。但是同時美國最大的銀行和信託公司也盡了最大的力量,幫助各式各樣的承銷公司和軍火製造商,讓他們在一夜之間成為百萬富翁。情形離譜到一個人只需要說他有一個朋友,這個朋友是聯軍委員會成員的朋友,就有人會送他所需要的一切資金,進行他還沒有拿到的合約。我曾經聽過一些離奇的故事,說小職員變成公司的總裁,做幾百萬美元的生意,靠的是信託公司信任有加,借錢給他,也靠著一手轉過一手,人人雨露均沾的合約。數量龐大的黃金從歐洲湧人美國,銀行必須找出儲存這些黃金的方法。
    這種做生意的方法在老一輩的人看來,可能心生不滿,但是這時已經沒有多少老前輩了。在承平時期,白髮蒼蒼的銀行總裁非常適宜,但是在這種壓力沉重的時刻,年輕才是主要的本錢。銀行顯然賺到驚人的利潤。
    巴恩斯和公司合夥人跟馬歇爾國民銀行年輕的總裁交好,深獲信任,決定合併三家著名的爐具公司,然後把新公司的股票賣給大眾,好多個月以來,只要是股票,大眾什麼股都願意買進。
    問題之一是爐具的業務極為興旺,因此,事實上,三家公司的普通股都是成立以來,第一次能夠賺到股利。大股東不希望失去控制權。在未上市市場中,這些股票的銷路很好,大股東願意釋出的股票都已經賣的精光,他們對現狀很滿意。三家公司個別的資本額很太小,小到不足以出現巨大的市場波動,這時巴恩斯的公司介人,他指出三家公司合併之後,一定夠大,可以在證券交易所掛牌,掛牌之後,新股會比舊股更有價值。這是華爾街的老招術,改變股票的顏色,使股票變得更有價值。假設一支股票在以面額變得不容易賣出時,噢,有的時候,把這支股票從一股變成四股,可以使新股用30或35美元的價格賣出。這樣等於舊股賣到120或140美元的水準,這種價位舊股根本不可能達到。
    看來巴恩斯和合夥人成功地說服了一些朋友參加合併,這些朋友為了投機的目的,持有大筆葛瑞爐具公司的股票,葛瑞爐具比較大,合併的條件是用一股葛瑞股票換四股聯合爐具的新股。接著中部和西部兩家爐具公司跟隨老大哥的腳步,用一股換一股的條件參加合併。這兩家公司在未上市市場的報價介於25到30美元之間,葛瑞爐具因為比較著名,而且分配股利,價位約在125美元左右。
    為了籌募資金,從堅持賣出股票換取現金的股東手中,買斷持股。也為了提供額外的營運資金,以便改善業務,負擔承銷費用,他們必須籌募幾百萬美元。因此巴恩斯拜訪馬歇爾國民銀行總裁,總裁很好心地借給他們350萬美元,質押品是10萬股新公司的股票。據我所知,公司派跟總裁保證股價不會低於50美元。這是非常有利潤的交易,因為其中有很龐大的價值。
    公司派第一個錯誤是時機問題。市場承受新股的飽和點已經到達,他們應該看出這一點。但是即使是這樣,如果他們不是想倣傚其他公司派,獲得景氣最高潮時那種不合理的驚人獲利,他們或許可以賺到相當多的利潤。
    你絕對不能輕率地認定巴恩斯和他的夥伴是傻瓜,或是沒有經驗的小孩子。他們都是精明的大人。他們全都熟悉華爾街的各種方法,有些人還是極為成功的股票交易者。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只是高估大眾的購買力而已。畢竟在他們實際作測試之前,不能判定購買力的大小。他們犯的更嚴重錯誤,是期望多頭市場延續得比實際的時間還長。我猜想原因在於他們曾經極為成功,特別是在迅速操作獲利方面極達成功,使他們不會懷疑自己能夠在多頭市場轉變之前,就側完這筆交易。他們都很有名,在專業交易者和證券經紀商蘭中有很多追隨者。
    這個案子的宣傳極為成功。報紙的確慷慨地用大篇幅托導,指出原來的三家公司是美國爐具工業的化身,產品世男聞名。三家公司合併是愛國的行動,日報上有極多文章,診到他們如何征服世界市場。亞洲、非洲、南美洲的市場已組穩如泰山。**BINGO收集整理**
    對報紙財經版的讀者來說,這家公司董事都是耳熟能詩的人物。公關工作做得非常好,不具名的內線人士對股價會有什麼表現,做出極為確定、極有說服力的承諾,因而為瀚股創造了龐大的需求。結果在申購結束時,以每股50美元麼開承銷的這支股票,超額認購25%。
    想想看!公司派經過好多個星期的努力,並且把股價我抬到75美元以上,使平均股價拉到50美元之後,所能預期爾最好情勢是以這種價位,成功地賣掉新股。以這種價位釋股:表示被合併公司股票的舊價格上漲了大約一倍。這是一次危機,他們應該要回應,卻沒有這樣做。這點顯示每一行都有自己特殊的需要。凡俗之見的價值不如專業才智。公司派著到出乎意料的超額承購,欣喜之餘,斷定不管這支股票的價格多高,股數有多少,大眾都準備付錢無限量買進。而他有ˍ也笨得可以,居然沒有足額配售預定釋出給大眾的股票。麼司派決定要貪心時,應該設法貪心得明智一點。
    他們應該做的事情,當然是全額配售股票。這樣在他仁把提出公開承銷的總股數發售給大眾後,還有25 5%的不足之數,在必要時,這種不足應該能夠支撐股價,而且不必公司派花錢。公司派自己沒有花費半點力量,就會處在一種強有力的戰略性優勢地位上,而這種優勢是我在炒作股票時,總是設法尋找的。他們原本可以防止股價下跌,從而激勵大家,使大家對新股的穩定性有信心。也激勵大家對這支股票背後的公司派有信心,他們應該記得他們把配售給大眾的股票賣給大家之後,他們的工作還沒有結束。這部分只是他們必須行銷的一部分而已。
他們認為他們很成功。但是,過沒有多久,他們兩大致命錯誤的後果就顯現出來了。大眾因為整個市場發展出回檔的趨勢,不再購買這支新上市的股票;內線人士開始害怕,沒有支持聯合爐具公司股票。如果在回檔時,連內線人士都不買進他們自己的股票,還有誰應該買呢?沒有內部人支持通常被認為是相當明確的利空信號。
    這裡沒有必要提到詳細的統計數字。聯合爐具的股價和市場其他股票一樣起伏,但是,從來沒有超過最初上市時,只比50美元略高的報價。最後,巴恩斯和他的夥伴必須進場買進,好讓股價維持在40美元以上。在上市之初不支持這支股票令人惋惜。但是,沒有全額賣掉大眾認購的股票數量,更是糟糕。
    總之,這支股票順當地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了,股價也順理成章的不斷下滑,一直到名目上站穩在37美元時為止。股價會停在這個價位,是因為巴恩斯和他的合夥人必須維持這種價位。由於他們的銀行以10萬股為質押品,每股借給他們35美元,如果銀行嘗試把股票斷頭,收回貸款,股價還不知道要跌到什麼地步。大眾在50美元時急切地買進,現在跌到了37美元,卻不喜歡這支股票,很可能跌到27美元時,也不會想要這支股票。
    時間一久,銀行過度放款的事情開始讓大家思考。青年銀行家的日子結束了。銀行業似乎走到重要關頭,突然間有退化到保守主義的情勢。原本是銀行家親密朋友的人,現在遭到銀行家要求,無論如何都要清償貸款,就好像他們從來沒有跟銀行總裁打過高爾夫球一樣。
    放款的一方沒有必要威脅,貸款的一方也不必苦苦哀求多拖一點時間。這種情形對雙方都很不舒服。例如,我朋友巴恩斯往來的銀行仍然表現得很和善。但是,情況已經變成「請千萬務必清償貸款,否則的話,我們全都會陷入萬劫不復!』,
    這種困境的性質和可能的爆炸性足以使巴恩斯來找我,要求我代為賣出10萬股,以便得到足夠的資金,還清銀朽350萬美元的貸款。巴恩斯不指望這些股票賺錢。要是能讓推們的公司派小虧一點,他們就感激不盡了。**BINGO收集整理**
    這個任務看來似乎毫無希望。大盤既不活絡,也不強勁,只是偶爾會有反彈,讓每個人都精神一振,打算相信多頭走勢即將恢復了。
    我給巴恩斯的回答是我會研究一下,然後會讓他知道,如果我要承擔這個工作,會有什麼條件。噢,我確實研究了這份任務。我沒有分析這家公司最新的年報。我的研究只陳於這個問題處在股市的那一個階段。我不會用公司的盈餘剪展望,來推銷和拉抬這支股票,以便賣出,而是要在公開詐場裡處理掉這批股票。我所考慮的只限於在這個任務中,有什麼東西應該或可以或可能協助我或妨礙我。
    例如,我發現有太多的股票掌握在太少的人手中,也就是說,這些人控制了太多股票,所以不安全,而且更是多得讓人不安心。克裡夫頓·甘恩公司(Clifton P. Knae&Co.)持有7萬股,這家公司兼營投資銀行和經紀業務,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會員,也是巴恩斯的好朋友。他們很多年來,一直專精爐具股票的業務,因此在促成這三家爐具公司的合併上,發揮了相當大的影響力,他們的顧客也在他們的誘導下,相信這支股票很有前景。前參議員山繆爾·戈登(Samuel Gordon)是第二筆7萬股的所有人,他的侄兒開了一家戈登兄弟公司,他是這家公司的特別合夥人。另外,著名的約書亞、伍爾夫(Joshua Wol$')擁有6萬股。這幾位華爾街的專業老手合起來,就持有20萬股的聯合爐具股票。他們不需要任何好心人告訴他們何時該賣股票。要是我有任何炒作的動作,設法吸引大眾買進,也就是說,如果我把這支股票做得強勁而熱絡,我可以看到甘恩、戈登和伍爾夫倒貨出來,而且絕對不是順勢小筆的出貨。想到他們的20萬股像尼亞加拉瀑布一樣,衝進市場的景象,一樣不會讓人高興。別忘了,多頭漲勢的最高潮已經過去,不管我的操作多麼有技巧,都不能創造出強大的需求。巴恩斯對於他適度規避,好交給我做的這個工作,沒有抱持什麼幻想。他在多頭市場即將斷氣時,給我一支大量灌水的股票,叫我賣出。報紙上當然沒有談到多頭市場即將結束的事情。但是,我知道這一點,巴恩斯也知道,你可以肯定銀行也心知肚明。
    但是我已經答應巴恩斯,所以我找人去請甘恩·戈登和伍爾夫。他們的20萬股好比達摩克利斯(Damocles)接受國王邀宴時,國王用頭髮懸在他頂上,隨時可能掉下來的利劍一樣。我想我還是把頭髮換成鐵鏈,這樣比較安穩一些。在我看來,最輕鬆的方法是跟他們達成某種互惠協議。如果他們消極地協助我,在我賣出銀行的10萬股時,克制自己不出貨,我就積極地協助他們,設法創造一個大家都可以出貨的市場。情形本來就是這樣,他們即使想賣出1/10的持股,又不希望聯合爐具公司的股價大跌,也沒有可能。他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從來沒有夢想去嘗試賣出。我只是要求他們判斷賣出的時機,以及明智的不自私,以免變成不明智的自私。無論是在華爾街,還是在任何地方,佔著茅坑不拉尿都不會有好報。我打算說服他們,過早倒貨或毫不體恤的出貨,必定會妨礙出貨,時間已經很急迫。
    我希望我的建議能夠打動他們,因為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華爾街老手,對於聯合爐具股票的實際需求不存任何幻想。甘恩開的號子生意興隆,在11個城市設有分公司,顧客數以百計。他的公司不只一次,擔任炒作集團的操盤經理。
戈登參議員擁有7萬股,他是個極為富有的人。紐約大都會的報紙讀者對他的名字耳熟能詳,因為他曾經被一個16歲的修指甲女師父控告背信,這位修指甲女師父擁有一件價值5,000美元的貂皮大衣,還有被告寫給她的132封信。戈登協助幾位侄兒創立經紀商的事業,自己也是他們公司的特別合夥人。他曾經參與幾十個炒作集團。他靠著繼承,擁有一大筆中部爐具.公司的股票,並且用這筆持股,換到10萬股聯合爐具公司的股票。他的持股夠多,可以不理會巴恩斯荒誕的利多明牌,因此,他能夠在市場逐漸消失之前,賣出3萬股獲利落袋。後來他告訴一位朋友說,如果不是其他大股東兼親密的老朋友求他不要再多賣,他為了顧及他們,才停止賣出,否則的話,他會賣得更多。除了這一點之外,我剛才也說過,他也沒有能夠讓他可以出貨的市場。**BINGO收集整理**
    第三個人是伍爾夫,他很可能是所有交易者當中最出名的人。20年來,每一個人都知道他是交易所大廳中的大賭客之一。在拉抬或授壓股價方面,很少有人能夠跟他匹敵,因為對他來說,兩、三萬股和兩、三百股沒有什麼不同。我到紐約之前,就聽說他是個大賭客。他當時跟隨一個好賭而且不限定賭資的小集團,這個集團不管在賽馬場、還是在股票市場都是這樣搞法。
    大家習於指責他什麼都不是,只是個賭徒,但是,他真的很有能力,而且對於投機遊戲學到一種非常好的態度。同時,他以完全無意追求知識聞名,也因此使他成為很多軼事的主角。一個流傳最廣的笑話說,伍爾夫有一次參加他所謂上流社會的宴會,因為女主人的疏忽,好多位其他賓客開始討論起文學,談興已經濃到女主人來不及阻止。
    有一個女孩坐在伍爾夫旁邊,沒有聽說過他的嘴巴只是用來咀嚼而已,轉頭跟他說話,而且焦急地想聽聽這位大金主的看法,居然問他說:「噢,伍爾夫先生,你對巴爾扎克有什麼看法?」
    伍爾夫禮貌地停止咀嚼,把東西嚥下去後回答說:「我從來不交易那些未上市股票!」
    這三位就是聯合爐具公司最大的個人股東。他們來看我的時候,我告訴他們說如果他們組成一個小組,籌募一些現金,並且以略高於市場行情的價格給我買進選擇權,我會盡力創造市場。他們立刻問我需要多少錢。
    我回答說:「你們都持有這支股票很久了,對這支股票卻
    320.無能為力。你們三個一共有20萬股,你們很清楚,除非你們能夠創造市場,否則毫無機會出脫這支股票。一定要有相當大的市場,才能吸收你們要釋出的持股,而且最好擁有足夠的現金,以便在開始時,購買必須買進的股票。沒有足夠的錢,在開始之後又停下來,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建議你們組成一個小組,籌募600萬美元現金,然後以40美元的價格,給這個小組20萬股的買進選擇權,並且把你們所有的股票放在信託賬戶保管。如果一切都很順利,你們會出脫手中的死鳥,這個小組也會賺一點錢。」
    就像我以前跟你說的一樣,市場上有各式各樣我在股市獲利的謠言。我猜想這種謠言有幫助,因為沒有什麼事情像成功那麼成功。總而言之,我不必跟這些人多費唇舌解釋。他們很清楚,如果他們打算孤軍奮戰,不會有多少進展,他們認為我的計劃很好。他們走的時候說,他們立刻會成立一個集團。
    他們沒有花多少精神,就說動很多朋友參加。我猜想他們談到這個集團的利潤時,比我說的還肯定。我從所聽到的所有傳言,都說他們確實相信這一點,因此他們的明牌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明牌。總而言之,幾天之內,這個集團就成立了。甘恩、戈登和伍爾夫以40美元的價格,給我20萬股的買進選擇權,我親自監督這些股票的信託成立好,這樣要是我拉抬股價,沒有一股會跑到市場上來。我必須保護自己。因為集團的成員彼此不能信任,有希望的交易卻沒有照預期那樣成功的例子不只一個。在華爾街上,狗絕對不會有反對吃狗的愚蠢偏見。當初第二家美國鋼鐵鋼纜公司上市時,內部人彼此指控對方違背信用設法倒貨。約翰·蓋茲和他的朋友以及塞理曼家族(Selignans)和他們的銀行同業之間,曾經有過君子協定,呢,我卻在經紀商那裡,聽到有人朗誦下面這首四行詩,據說這首四行詩是蓋茲寫的。**BINGO收集整理**
    毒蜘珠跳到* 7-1 *hL的背上,
    殘酷而欣喜的哈哈大笑,
    我要毒死這只要命的傢伙,
    要是我不這樣做,他會毒死我。
    請你記住,我絲毫沒有暗示華爾街的這些朋友,曾經在股票交易中欺騙我。但是原則上,你最好為任何偶發事故作準備。這是簡單的常識。
    吳爾夫、甘恩和戈登告訴我他們已經組成集團,準備籌募600萬美元現金之後,我就沒有事情可以做了,只能等待這筆鈔票進來。我敦促他們加快速度的絕對重要性。可是這些錢一點一滴地進來,我想大概是分四、五次進來。我不知道原因何在,但是我記得我曾經對吳爾夫、甘恩和戈登發出最緊急的求救信號。
    那天下午,我拿到一些相當大筆的支票,使我掌握的現金累積到大約400萬美元,我也得到承諾,說剩下的錢一兩天內就會來。現在看來,在多頭市場結束之前,這個集團或許會有一些成就。但是在最好的狀況下,這種事情也不能肯定,我愈早開始愈好。大眾對於一支冷門的股票突然出現新的波動不會特別有興趣。但是你有了400萬美元現金在手,可以做很多事情,激發大家對任何股票的興趣。這些錢足以吸收所有可能賣出的股票。如果時機像我所說的那樣急迫,
    322·就沒有必要再等待剩下的200萬美元,我愈早把股票拉到50美元。對這個集團愈好。這點很明顯。
    隔天早上一開盤,我很驚訝地看到聯合廚具公司出現罕見的大成交量。就像我剛才告訴你的一樣,好多個月以來,這支股票總是步履沉重、動也不動。價格一直釘在37美元左右,巴恩斯花了不少心力,讓這支股票不再下跌,因為他以每股35美元質押,貸了一大筆貸款。至於要上漲嘛,他想看到聯合爐具的股價上漲,比看到直布羅陀巨岩在直布羅陀海峽上飄移還難。
噢,老兄,那天早上這支股票的需求非常大,價格漲到39美元。在交易的第一個小時內,成交量就比過去半年的總成交量還多。這支股票是當天最熱門的股票,並且使整個市場沾染多頭氣息。我後來聽說在號子的交易廳裡,除了這支股票之外,沒有人談論其他事情。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到聯合爐具股價恢復元氣,不會讓我覺得傷感情。一般說來,我不必打聽任何股票罕見的波動,因為我在交易所大廳的朋友也就是替我作交易的朋友,以及在號子營業廳裡的好朋友,都會告訴我消息。他們認為我想要知道,就會打電話告訴我他們所聽到的任何消息或謠言。這一天我所聽到的是,聯合爐具的的確確有內線買盤。盤中沒有任何洗盤的動作。全部都是真正的買盤。買方在37和39美元之間,吃進所有賣出的股票,有人請求買方說明理由,或請他們給一點消息的時候,他們一概拒絕。這點使精明而且虎視耽耽的交易者斷定有什麼事情在發動,有很大的波段行情在發動。一支股票因為內線人士買進而上漲,內線人士又拒絕鼓勵所有的其他人跟進時,股癡就會開始到處探問正式的通知什麼時候會發出來。
    我自己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我注意觀察,覺得奇怪,也追蹤交易的情形。但是隔天買盤的數量不但變得更大,而且變得更勇猛。在業內賬簿中,幾個月以來高於37美元求售的賣單,毫不費力地全部被吸收掉了,而且還沒有足夠的新賣單來阻止漲勢。價格當然只有上漲,股價突破40美元。不久就漲到42美元。
    股價一碰到42美元,我覺得我應該開始出售銀行做為質押品的股票。我當然並不以為在我的賣壓之下股價會下跌,但是如果我的整個持股平均成本是37美元,誰也不能挑我的毛病。我知道這支股票的價值,我從幾個月的冷清交易中,多少已經瞭解這支股票的市場性。我小心地把股票放給他們,最後我脫手了3萬股。居然沒有壓住漲勢!
    那天下午,有人告訴我為什麼會有這種適時而神秘的漲勢。似乎在前一晚上收盤後,而且在當天早晨開盤前,就有人向場內營業員通風報信,說我像烈火一樣,看好聯合爐具公司,準備照我的習慣那樣,拉抬價格15到24點,中途毫不停頓,這裡所謂我的習慣,是從來不研究我記錄的人的說法。主持散播明牌的人來頭可真不小,就是昊爾夫。就是他自己的內線買進,促使價格從前一天起漲。他在場內營業員當中的好朋友對於跟隨他的明牌,的確是樂意之至,因為他知道的內情太多,不太可能對自己的追隨者提供錯誤的內幕消息。**BINGO收集整理**
    事實上,擁人市場的股票沒有我原來擔心的那麼多。你要是想到我已經鎖住30萬股,就會瞭解我原來的恐懼很有道理,現在要拉抬股價變得輕鬆了。畢竟傅勞爾州長說的對,每天有人指責他炒作他公司負責撮合的股票,例如芝加哥瓦
    .324斯、聯邦鋼鐵等等時,他總是說:「我知道要讓股價上漲,惟一的方法是買進。」這也是場內營業員讓股價上漲的惟一方法,價格會反應買盤,跟著上漲。
    隔天在早餐之前,我在日報上,看到幾千個人看到的消息,毫無疑問的是,這個消息會透過電報,傳送到幾百家號子的分公司和外埠的號子,這些報導指出,拉利·李文斯頓即將在聯合爐具這支股票上,開始大力做多。各報額外報導的細節大小相同,有一則報導說我已經組成內線集團,打算修理放空過度的空頭。另一則報導指出,近期內,公司會宣佈配股。還有一個消息提醒大家,說我在我看好的股票上操作的成績值得注意,不過也有消息指責這家公司隱藏資產,好讓內線人士吃飽股票。所有的報導一致認為,漲勢才剛剛開始。
    那天早上開盤前,我還沒有到辦公室看自己的信件,就知道華爾街上充滿了滾燙的明牌,要大家立刻買進聯合爐具。那天早上我的電話響個不停,接電話的職員聽到幾百個各式各樣的電話,問的其實都是同樣的問題—聯合爐具會上漲嗎?我得承認吳爾夫、甘恩和戈登—可能也包括巴恩斯在內,把通風報信這種小事情處理得非常好。
    我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多追隨者。哇,那天早上買單從全美國各地擁進來,都是買幾千股的單子,要買一支三天前再低價也沒有人要買的股票。請你別忘了,事實上,大眾純粹是從報紙上瞭解到我是成功的大賭徒的名聲,這一點我得感謝一兩位想像力豐富的記者。
    噢,老兄,在這種情況下,股價第三天上漲,我賣出聯合爐具;第四天、第五天也賣出;這才發現我已經把巴恩斯質押在馬歇爾國民銀行,做為350萬美元貸款質押品的10萬股賣光了。如果最成功的炒作指的是作手花最低的成本達成目的,這次聯合滬具的案子絕對是我在華爾街生涯中最成功的一次。哇,我根本沒有吃進任何股票。我甚至不必先買進,以便後來能夠比較輕鬆地賣出。我沒有拉抬股價到最高點,然後才開始真正地賣出。我甚至不必在價格一路走低時,執行主要的賣出動作,而是在一路走高時賣出。這就像樂園中的美夢一樣,你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別人替你創造的足夠買盤,尤其你急著想出脫時更是如此。我曾經聽傅勞爾州長的一個朋友說,有一次,這位偉大的多頭領袖替一個集團操作時,這個集團獲利賣出5萬股,但是傅勞爾的公司賺到超過25萬股的交易手續費。漢彌爾頓說過,詹姆斯·吉恩為了出脫22萬股聯合銅礦公司,在必要的炒作過程中,至少必須交易70萬股。這種手續費成本真是不得了!想想這些事情,再想到我所支付的手續費。就只是我實際上替巴恩斯賣出10萬股的手續費,我說這樣真是不得了的節省。
    既然我承諾替朋友巴恩斯賣出的股票都賣光了,而且炒作小組同意要募集的資金沒有全部進來,加上我不想買回我已經賣出的任何股票,我反而覺得我應該到什麼地方去度一個短短的假期。我記不太清楚了。但是我記得很清楚的是,我讓這支股票自生自滅,不久之後,這支股票的價格就開始下滑。有一天,整個市場很疲弱,有一位失望的多頭希望快速出脫手中聯合爐具的股票,在他的賣壓下,股價跌破我買進選擇權的價位,也就是跌破4O美元。似乎沒有人再想要這支股票。我曾經告訴過你,我並不看好大勢,這點使我更感謝居然有這種奇跡,能夠讓我出脫10萬股,卻不必像通風報信的好心人所預測的那樣,在一周之內,把股價拉抬二、三十美元。
    因為沒有支撐,這支股票的價格形成了持續下跌的習慣,有一天,股價跌得很嚴重,跌到32美元。這是這支股票有史以來的最低價,想來你也該記得,巴恩斯和原來的炒作集團把價格釘在37美元,以免銀行把他們的10萬股拿到市場上斷頭。

那天我在辦公室裡安詳地研究大盤,有人通報吳爾夫來看我。我說請他進來。他衝進來。他不是很高大的人,但是他怒氣沖沖,確實看來全身膨脹了起來,我立刻發現這一點。**BINGO收集整理**
    他衝到我站著看股票機器的地方,吼道:「喂,到底搞什麼鬼?」
    「請坐,吳爾夫先生,」我很客氣地說,然後自己坐下來,好鼓勵他安靜地說話。
    「我不要坐!我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用最高的音量吼叫。
    「什麼什麼意思?」
    「你到底對它做了什麼?」
    「我對什麼做了什麼?」
    「那支股票!那支股票!」
    「什麼股票?」我問他。
    但是這樣說只是使他生氣,因為他吼著說:「聯合爐具!你對它做了什麼事情?」
    「什麼都沒做!絕對什麼都沒做,有什麼問題嗎?」我問道。
    他瞪著我整整過了五秒鐘,才暴吼道:「你看看價格!看一看!」他確實很生氣,所以我站起來看看報價。
    我說:「價格現在是31 1/4」。
    「對!31 1/4,而我抱了一大堆」。
    「我知道你有6萬股。你持有這批股票很久了,因為你當初買進你的葛瑞爐具時—」
    但是他不讓我說完,就插口說:「但是我又多買了一堆。其中有的進價高達40塊錢!而且我現在還抱著呢!」
    他非常火大地瞪著我,因此我說:「我沒叫你買進。」
    「你沒有什麼?」
    「我沒有叫你吃進一堆。」
    「我不是說你叫我吃進,但是你打算拉抬股—」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打斷他的話。
    他看著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才開得了口,他說:「你原來是要拉抬股價,你有錢買這支股票。」
    「對,但是我一股都沒有買。」我告訴他。
    這好比是最後一擊。
    「你沒有買股票?你有超過400萬美元的現金可以買,卻連一股都沒有買?」
    「一股都沒有買!」我又說了一次。
    他這時已經氣得不能好好說話。最後他好不容易才開口說:「你這樣叫做什麼遊戲?」
    他內心裡用各種惡劣之至的罪名在指責我。我從他的眼睛裡確實可以看到一長串的罪名,因此我跟他說:「吳爾夫,你真正想問我的是,為什麼我沒有用SO元以上的價格,從你手中買進你在40元以下買進的股票,是這樣嗎?」
    「不,不是這樣。你擁有用40美元買進股票的選擇權,又有400萬美元現金可以拉抬價格。」
    「對,但是我沒有碰那筆錢,而且這個集團也沒有因為我的操作虧半分錢。」
    「聽我說,李文斯頓—」他開口說話。
    但是我沒有讓他再說下去。**BINGO收集整理**
    「你聽我說,吳爾夫。我知道你、戈登和甘恩持有的20萬股已經綁死了,而且知道如果我拉抬股價,絕對不會有很多股票擁進市場,而我因為兩種原因,必須拉抬股價,第一是替這支股票創造市場性,第二是從40美元的選擇權中賺錢。但是,你不滿意自己持有很多個月的b萬股只賣到40塊錢,或是不滿意你在這個集團中分配到的任何利潤,所以你決定在40塊錢以下,吃進很多股票,好在我用集團的錢拉抬價格時,倒貨給我,因為你肯定我打算這樣做。你要在我買進之前買進,要在我出貨之前出貨。總而言之,我就是你準備倒貨的人。我猜想你一定認為,我會把價格拉到.6p塊錢。事情明顯之至,你很可能買了1萬股,目的完全是為了要倒貨,而且如果我不背黑鍋的話,你為了確保有人背黑鍋,向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每一個人報明牌,完全沒有考慮到增加我的困難。你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應該做什麼。在他們和我買進時,你得意萬分。哈,你報明牌給你的好朋友,他們吃進股票之後,再傳給他們的朋友,第三層接受明牌的人計劃出貨給第四層、第五層,或許還要出貨給第六層的傻瓜,這樣我最後準備賣掉一些股票的時候,會發現我自己面對好幾千個聰明的投機客。吳爾夫,你這個想法可真是好心啊。我連想都還沒有想到要買股票時,聯合爐具就開始上漲,你可以想像到我多麼驚訝;你也可以想像到我有多麼感激,居然能用4.0塊錢左右的價格,替這個集團賣出10萬股,賣給準備用SO或60塊錢,把同一批股票再倒還給我的那些人。我沒有用那400萬美元替這個集團賺錢,的確是很傻,對吧?那筆錢是要給我買股票的,但是我只有在我認為必須買的時候才買。呢,我卻認為沒有必要買進。」
    吳爾夫在華爾街打滾的時間夠久了,不會讓怒火妨礙了正事。他聽我說話的時候冷靜了下來,我說完話,他用友善的語氣說:「聽我說,拉利,老朋友,我們應該怎麼辦?」
「你們愛怎麼辦就怎麼辦。」
    「唉,有點風度嘛。如果你處在我的地位,你會怎麼做?」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很認真地說道:「你知道我會怎麼辦嗎?」
    「怎麼辦?」
    「我會全部賣光!」我告訴他。
    他凝視我一陣子,沒有再說半句話,就轉身走出我的辦公室。此後再也沒有進來過。
    這件事情之後不久,戈登參議員也來找我。他也很焦急,指責我造成他們的困難。接著甘恩也加入了鐵砧大合唱。他們忘了他們組成炒作小組的時候,他們的股票根本不能大量出脫。他們只記得我掌握這個小組幾百萬美元,而且股價在4.4美元,同時交易很熱絡的時候,沒有替他們出售持股,現在股價跌到30塊錢,而且像一灘死水那麼呆滯。根據他們的想法,我應該替他們出脫股票,賺到相當多的利潤。
    當然,過了一陣子,他們也冷靜下來。這個小組沒有虧半分錢,主要的問題仍然不變,就是要賣掉他們的股票。一兩天後,他們回來要求我協助他們解決問題,戈登尤其堅持這一點,最後我要他們把共同持股用25 1/2美元鎖住。我提供服務,費用是用這個價格出售股票得到的利潤我拿一半。這支股票最後的報價大約是30美元。
    這時我又要替他們出脫股票。因為大盤的關係,尤其是因為聯合爐具這支股票的股性的關係,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出脫股票,當然就是一路向下賣出,而且事先不設法拉抬價格。我敢說如果一路拉升,以便出脫,一定會收到一缸子股票。但是壓低出貨的話,我可以找到一些買主,他們總是認為,股票從上一波高點下跌巧或是20美元後,就很便宜,尤其是這個高點只是最近才出現的。他們認為反彈即將出現。看過聯合爐具股價漲到接近44美元,現在價格低於30美元,看來絕對像是很好的東西。
    這種賣法像平常一樣很順利地完成。撿便宜貨的人大量買進,讓我能夠出脫這個集團的持股。但是你認為戈登、吳爾夫或甘恩覺得感激嗎?一點也不感激。他們仍然生我的氣,至少他們的朋友是這樣告訴我的。他們經常告訴別人我怎麼修理他們。他們不能原諒我沒有照他們的期望那樣,自己出力拉抬股價。**BINGO收集整理**
    事實上,如果吳爾夫和其他人不散佈那些滾燙的利多明牌,我絕對沒有辦法賣掉銀行的10萬股。如果我照我平常的作法去做,也就是說用合理而自然的方式去做,我必須接受我所能賣到的任何價格。我告訴你過,我們已經進人空頭市場。在這種市場中,要賣出惟一的方法未必是不顧一切,但卻一定要真正地不計價格賣出。此外不可能有別的方法,但是我猜想他們不相信這一點。他們仍然很生氣,我卻不生氣。生氣沒有什麼好處。我不只一次得到教訓,讓我相信生氣的投機客無藥可救。在這個例子裡,他們的牢騷沒有什麼後遺症。但是,我要告訴你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一天內人到一位別人極力推薦的裁縫師那裡。這位女裁縫能力高強、服務親切、性格可人。內人第三次或第四次去的時候,女裁縫覺得比較不陌生時,她跟內人說:「我希望李文斯頓先生很快會拉抬聯合爐具。我們擁有一些當時買進的股票,因為別人告訴我們他要拉抬這支股票,我們一向聽說他在所有的交易中都很成功。」
    我告訴你,想到無辜的人可能因為聽從那樣的明牌而虧錢,的確讓人很難過。或許你現在會瞭解為什麼我從來不給人明牌。那位女裁縫讓我覺得,要是說到不滿,我對吳爾夫才真的有不滿的地方。 

  第二十三章
  警惕那種只解釋不具名內線人士希望大眾相信的解釋
    股票投機永遠不會消失。大家不希望它消失。警告投機的危險不能阻止投機。不管大家多能幹或是經驗多麼豐富,你無法防止他們猜錯;因為意外甚至無法預測的事情會發生,小心安排的計劃會失敗;慘劇起源於天然災害或是來自氣候,來自你自己的貪婪或某些人的虛榮心,來自恐俱或來自無法控制的希望。但是除了那種你可以稱為是天然敵人的東西之外,股票投機客必須對付某些作法,或是對付在正常情況以及商業狀況下站不住腳的惡行。
    我回想25年前我初次到華爾街時一些常見的作法,我必須承認有很多地方已經變得更好。舊式的空中交易號子己經消失無蹤,但是騙人的號子仍然生意興隆,犧牲了堅持要玩快速致富遊戲的男男女女。證券交易所的表現非常優異,不但查緝了這些十足的騙徒,也堅持所有會員公司要嚴格遵守規則。許多健全的法令規章和限制現在都嚴格地實施,但是仍然有可以改善的地方和某些惡行持續存在,原因在於華爾街根深蒂固的保守習性,而不是道德上的麻木不仁。**BINGO收集整理**
    股票投機獲利一向都很困難,現在更是一天比一天難。不久以前,真正的交易者對於掛牌的每一支股票,幾乎都可以擁有適當的操作知識。1901年摩根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推出由一些較小的聯合公司合組的美國鋼鐵公司,那時證券交易所掛牌的股票只有275支,「未上市部門」大約有100支,其中包括很多你不必去瞭解的股價,因為這些都是小股票,或者是次要股或保證股,交易不活絡,因此缺乏投資吸引力。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股票一年內也沒有一次交易。今天正常的掛牌股票大約有900支,在我們最近這樣活絡的市場中,大約有600支股票有交易。此外,舊式的類股分類比較容易追蹤。當時的類股不但比較少,而且資本額也比較小。交易者必須尋找的新聞,也沒有涵蓋這麼廣闊的範圍。但是,今天你可以交易每一種股票,世界上每一種行業幾乎都有公司掛牌上市。要保持消息靈通,必須花更多的時間、更多的功夫,就這一點而言,對於明智操作的人來說,投機變得困難多了。
    買賣股票投機的人有數千、幾萬個,但是投機獲利的人只佔少數。就某方面來說,因為大眾總是「流連」在市場中,可以斷定大眾經常都在虧損。投機客致命的敵人有無知、貪婪、恐懼和希望。世界上所有的法令規章、以及地球上所有證券交易所的規則,都不能把這些敵人從人的獸性中消除。意外事故會把仔細規劃的計劃打得支離破碎,冷靜的經濟學家或熱心的慈善人士,也無法管制這種事情。還有一種虧損的來源,就是和直接明牌不同、刻意要誤導大家的消息。因為這種消息可能常常用各種不同的偽裝和掩飾,傳播給股票交易者,這種敵人更陰險、也更危險。
    一般的外人當然是靠明牌或謠言交易,不管是口頭或是印成文字的謠言或明牌,不管是直接或間接的明牌。你沒有辦法對抗正常的明牌。例如一位相交終生的好友誠懇地希望讓你富有,告訴你他做了什麼事,也就是說他買了或賣了某些股票。他很好心。要是明牌錯了,你能怎麼辦?而且對對抗報明牌的專家或騙徒方面,大眾得到的保護,跟他得到免於受假金塊或假酒侵害的程度大約相同。但是對抗典型的華爾街謠言,投機大眾既沒有得到保護,也無法得到補償。大批銷售證券的自營商、作手、內線集團和個人,利用不同的手法,協助他們用最好的價格,出脫他們多餘的持股。報紙和盤勢傳播的多頭題材是最致命的東西。
    拿任何一天的財經版來看,你會驚訝的發現,報紙刊載了極多暗示是半官方性質的聲明。這些權威人士是一些「重要的內線人士」,或是「著名的董事」或是「公司高層人員」,或是「具有權威」的某些人,大家認為這些人理當言之有物。以下是今天的報紙。我隨意挑一則,你聽我唸唸:「銀行業領袖說現在還太早,不能斷言空頭市場會出現。」
    真的是一位銀行業領袖這樣說嗎?如果他這樣說,他為什麼要這樣說?他為什麼不讓自己的名字刊登出來?是否他的名字刊出來之後,他怕大家會相信他?
    這裡是另一則消息,跟本周股票交易相當活絡的一家公司有關。這次說話的人是一位「著名的董事」。好,要是有這麼一位仁兄的話,這家公司幾十位董事當中,是那一位在說話?顯然要是用不具名的方式說話,造成了任何損害,你誰都不能責怪。
    除了明智地研究各地的投機之外,股票交易者必須考慮一些跟股市遊戲有關的事實。除了設法決定如何賺錢之外,交易者必須也設法避免虧錢。知道什麼應該做,跟知道什麼**BINGO收集整理**
不應該做幾乎一樣重要。因此,你最好清楚記住,某種型態的炒作幾乎在個股的所有漲勢中出現,這種漲勢是由內線人士發動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用最能夠獲利的方式賣出股票。但是一般號子的顧客相信,如果他堅持瞭解為什麼某支股票會上漲的話,他就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明人。作手自然會用刻意安排、便於出貨的方式,「解釋」這種漲勢。我堅決認為,要是主管機關禁止刊登任何不具名的利多聲明,那麼大眾的損失會大大減少。我指的是刻意安排,讓大眾買進或持有股票的聲明。
    絕大多數利用不具名董事或內線人士權威的文章,都傳播不可靠和錯誤的印象給大眾。大眾因為認定這是半官方的聲明,值得相信,每年因此虧掉幾千、幾百萬美元。
    例如一家公司的某種業務經歷了一段低迷期間。這支股票很冷門。報價代表一般人對這支股票真正價值的看法,而且或許可能就是真正的價值。如果股價在這種價位太便宜,一定有人會知道這一點,就會去買進,股價就會上漲;如果股價太貴,有人會知道得很清楚,會賣掉這支股票,股價就會下跌。如果沒有這兩種情形,就沒有人會談論它,或採取任何行動。
    公司經營的業務出現轉機時,誰最先知道?是內線人士、還是一般大眾?當然不是大眾。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當然,如果轉機持續下去,盈餘會增加,公司就有機會恢復配股配息,要是配股配息沒有中斷過,股利率會提高。換句話說,這支股票的價值會提高。
    假設情況繼續好轉,經營階層會公佈這種令人高興的事實嗎?總裁會告訴股東嗎?會有一位好心的董事發出具名的聲明,嘉惠看報紙財經版或看通訊社報導的讀者嗎?會有一些謙虛的內線人士像平常那樣,採取不具名的方式,發出公司遠景極為美好的不具名聲明嗎?這次可不會了。沒有一個人會說半個字,報紙或機器不會出現任何聲明。
    這種價值增加的消息會小心地不讓大眾知道,同時沉默寡言的「著名內線人士」會進人市場,盡可能地搜刮能夠買到手的所有便宜股票。在這些消息靈通卻不張揚的買盤持續時,股價就會上漲。財經讀者知道內線人士應該明白股價上漲的原因,就去問問題。一致不肯具名的內線人士一致宣稱:他們沒有任何消息可說,他們不知道漲勢有什麼原因;有時候,他們甚至宣稱,他們並不特別關心股票市場的奇異行為,不關心股票投機客的行動。
漲勢繼續下去,到了某一個令人快樂的日子,知道內情的人吃飽了他們想吃或有能力吃的股票。華爾街再度開始聽到各式各樣的利多謠言。電報機「根據很權威的消息來源」,告訴交易者,說公司確實已經從逆境轉到順境了。同一位謙虛而不希望具名的董事過去說:他不知道這支股票上漲有什麼道理,現在卻被人引述說:股東有足夠的理由,對公司的遠景深感鼓舞—這次他當然還是不具名。
    在有如洪水一般的利多消息鼓舞下。大眾開始買進這支股票。這些買盤協助股價漲得更高。到了適當時機,一致不願具名的董事們的預測實現了,公司恢復分配股利,有時候也可能是增加股利。在這種消息出來後,利多題材大量出籠,不但數量比過去增加,散佈利多的人也遠比過去熱心多了。一位「重要的董事」被人要求直截了當地說明狀況時,會告訴全世界,說狀況的好轉何止是能夠延續下去而已;一位「重要的內線人士」經過百般央求後,終於在通訊社的誘導下,承認盈餘簡直就是高得驚人;一位跟公司業務有關的「著名銀行家」,在別人的要求下,指出銷售量的擴增根本是這一行中空前未有的記錄,要是再也沒有其他訂單進來,公司日以繼夜趕工,也不知道還要趕多少個月,才能趕完現有的業務;一位「財務委員會的成員」在報紙特別擴大處理的聲明中,對於大眾對這支股票上漲感到驚異,表示深感震驚。惟一令人震驚的事情是股價攀升的速度放慢了。任何人去分析公司即將推出的年報,都能夠輕易的看出,這支股票的淨值比市場價格高出太多了。但是,不管是什麼情形,樂於溝通的好心人都不肯具名。**BINGO收集整理**
    只要盈餘繼續成長,內線人士沒有發現公司好運道有減少的跡象,他們就安坐在用紙價買來的股票上。沒有任何事情壓低股價,他們為什麼要賣出?但是,公司的業務一變壞,你說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會出面發出聲明或警告,或發出最輕微的暗示嗎?不太可能。現在趨勢向下走了。就像公司的業務好轉,他們買進股票時不敲鑼打鼓一樣,現在他們也悄悄地賣出。股價在這種內線賣壓下,自然會下跌。接著,大眾開始聽到熟悉的「解釋」。一位「重要的內線人士」堅持一切都很順利,跌勢只是空頭想影響大勢,授壓這支股票的結果。要是在某一個好日子裡,股價經過一陣子下跌後,居然出現劇跌,要求說明「原因」或「解釋」的聲音會變得更大。除非有人提出說明,否則的話,大眾會害怕最糟糕的情形出現。因此新聞機構的機器現在印出這樣的消息:「我們要求公司一位重要的董事解釋股價疲軟的原因,他回答說,他對今天下跌所能得到的惟一結論,就是空頭慣壓。基本情勢沒有改變。公司目前的業務空前興隆,而且除非有完全無法預測的事情發生,很可能下次會議討論股利時,會提高股利分配的比率。市場上的空頭已經變得太過分,股價疲軟顯然是慣壓所致,目的是要出脫手中弱勢的持股。」新聞機構希望提供充分的新聞,或許會補充說明他們得到「可靠的消息」,在股價下跌這天買進的大部分股票,都是由內線人士吃進去,空頭會發現放空把自己陷在空頭陷阱裡,早晚要付出代價。
    除了大眾相信利多聲明,買進股票,遭到損失外,也有人因為聽別人的話,打消賣出的意願,而遭到虧損。讓大家買進「重要內線人士」希望賣出的股票,第二好的方法,是防止大家賣出他不希望支持或吸進的同一支股票。大眾看了「重要董事」的聲明後,會相信什麼?當然是相信這支股票絕對不應該下跌,相信這是空頭賣出造成的,只要空頭停止賣出,內線人士就會發動一次懲罰性的漲勢,空頭會被迫用比較高的價格回補。大眾完全相信這一點,因為如果跌勢確實是空頭攝壓造成的,後來的發展的確是這樣。
    這支股價並沒有反彈,雖然有這麼多威脅和承諾,說會把過度放空的空頭軋得死去活來,股價卻繼續下跌。股價不能不跌。內線人士餵給市場太多股票了,讓市場難以消化。
    而且這批由「重要董事」和「重要內線人士」賣出的內線持股,變成了專業交易者之間的足球。股價不斷下跌,看來似乎見不到底。內線人士知道產業狀況會嚴重影響公司未來的盈餘,所以在下次公司的業務好轉前,不敢支持這支股票。到了好轉的時候,內線人士又會默默地買進,毫不聲張。
    很多年來,我自己從事交易,而且對市場保持消息相當靈通的狀態,我可以說,我說不出有那一次是空頭慣壓造成股價大跌的。一般所說的空頭攝壓,其實只不過是根據對真正情況的精確瞭解而賣出。但是,說股價下跌是內線賣壓或不支持造成的,卻行不通。這樣每一個人都會匆匆拋售,每一個人都賣出,沒有人買進時,情形一定很慘。
    大眾應該緊緊抓住這一點:股價長期下跌,真正原因絕對不是空頭授壓。一支股票不斷下跌時,你可以肯定其中一定有問題,不是市場有問題,就是公司本身有問題。如果下跌沒有道理,股價很快就會掉到真正的價值以下,就會帶來買盤,阻止跌勢。事實上,空頭賣出股票惟一能夠賺大錢的時候,是股價太高的時候。你可以賭你的最後一分錢,肯定地說內線人士不會向世界宣佈這個事實。
    紐海文鐵路公司當然是典型的例子。今天每一個人都知道當時只有少數人知道的情形。1902年時,這支股票價格高達255美元,是新英格蘭地區第一流的鐵路投資標的。美國東北部地區的人依據是否擁有這支股票,衡量自己在社區裡受人尊敬的程度和地位。要是有人說,這家公司會走上倒閉之途,他不會因為說這種話被送進監獄。他們會把他和其他瘋子一樣,關在精神病院裡。但是摩根先生任命一位有進攻性的新總裁時,慘劇開始了,一開始時,大家並不清楚新政策會使這家鐵路公司淪落到今天的境地。但是,新的財產一筆又一筆地,以經過膨脹的價格,添加到這家聯合鐵路公司身上後,一些眼光清楚的觀察家開始懷疑這種政策。一種以200萬美元購買的電車系統,轉手以1,000萬美元賣給紐海文鐵路公司,這時有一兩位不在乎後果的委員會成員,犯了大不敬的罪,說經營階層行事魯莽。暗示說連紐海文這樣的公司,也經不起這種揮霍,這種話好像蟀蟒撼大樹,好像挑戰直布羅陀巨岩的力量一樣。
    第一批看出大難即將臨頭的人,當然是內線人士。他們逐漸瞭解公司的真正狀況,開始減少持股。在他們的賣壓和不支持的情況下,這家新英格蘭珍貴的、鍍金的鐵路股票開始走軟。大眾開始問問題,像平常一樣要求解釋,和平常一樣的解釋立刻出現了。「重要的內線人士」宣稱,他們不知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跌勢是因為魯莽的空頭慣壓造成的。所以,新英格蘭地區的「投資人」繼續持有他們的紐約、紐海文、哈特福鐵路公司股票。哈,他們為什麼不應該繼續持有呢了內線人士不是說沒有問題,聲稱是空頭放空嗎?公司不是繼續宣佈發放股利嗎?**BINGO收集整理**
    同時,公司董事承諾的軋空並沒有出現,新低價記錄倒是出現了。內線賣壓變得愈來愈急切、愈來愈沒有偽裝。波士頓有公益精神的人和民意領袖要求提出真正的解釋,說明這支股票為什麼會慘跌,造成新英格蘭想追求安全投資和穩定股利的每一個人,遭到驚人的虧損。但是,他們卻被人譴責為股票投機客。
    這支股票從255美元跌到12美元的歷史性記錄,絕對不是、也絕不可能是空頭授壓的結果。跌勢不是空頭打壓引發的,也不是空頭打壓使跌勢一直維持下去的。內線人士一路賣出,而且賣到的價格,總是比他們在說明真相或容許真相說出來的情況下還高。不管這支股票價格是250美元,還是200美元,是150美元,還是100美元,或是50美元或25美元,就這支股票來說,都仍然太高,而且內線人士知道這一點,大眾不知道。大眾買賣一家公司的股票,想要賺錢時,如果事先清楚這家公司的業務只有少數人有辦法知道全部真相時,或許對他會比較有利。
    過去20年來,跌勢最慘的一些股票,都不是因為空頭損壓才下跌的,但是,大家輕易接受這種解釋,是大眾虧損幾千、幾百萬美元的原因。這種解釋使不喜歡那種股價走勢的人沒有賣出,要不是他們期望在空頭停止慣壓後,股價會立刻回升,他們應該會出脫持股才對。過去我聽過別人指責吉恩。在他之前,大家習慣把查理·伍利雪佛(Charley Woerishof-fer )或愛迪生·柯馬克(Addison Cammack )當成代罪羔羊。後來,我自己也成為股市的代罪羔羊。
    我記得山谷石油公司(Intervale Oil)的例子。這支股票有一個內線集團在後面拉抬股價,並且在漲勢中找到了一些買主。這些作手把股價炒到50美元後,出脫持股,股價迅速下跌。隨後大家就像常見的一樣,要求解釋。為什麼山谷石油這麼疲弱?問這種間題的人很多,使答案變成重要的新聞。有一家財經通訊社去訪問最瞭解山谷石油上漲內情、因此也對股價跌勢同樣清楚的經紀商,問這些屬於多頭炒作集團成員的經紀商,要他們說一個可以刊登出來,而且可以向全國傳播的原因。哈,當然是因為拉利·李文斯頓在打壓股市!而且這樣還不夠。他們補充說,他們準備「修理」他。但是山谷石油的內線集團繼續賣出,股價那時大約站在12美元上下,而且他們可以把它賣到10美元以下,平均賣價仍然比他們的成本高。
    內線人士壓低出貨是聰明而適當的。但是,對於付出35或40美元的不知情外人來說,就是不同的事情了。外人看到新聞機器打出的消息後,就抱著股票不動,等著李文斯頓被憤怒的內線集團逮住,狠狠地修理一番。
    在多頭市揚中,尤其是在景氣熱潮中,大眾最先都賺錢,  這些錢後來都虧掉,原因完全是在多頭市場中留連太久公大  眾應誠注意窘御只解釋不具書內線人士希望大眾相信的解釋。

第二十四章
  大眾應該始終記住股票交易的要素。一支股票上漲時,不需要花精神去解釋它為什麼會上漲
    大眾總是希望得到別人告知。報明牌和聽明牌如此普遍,原因就在這裡。經紀商透過自己的市場通訊雜誌和口耳相傳,給顧客有關交易的建議很適當。但是,不應該過於詳細論述實際的狀況,因為市場的走勢總是領先實際狀況六到九個月。今天的盈餘不足以讓經紀商建議顧客購買股票,除非有某種把握,肯定六到九個月後,業務展望能夠保證可以維持相同的獲利率。如果你能夠相當清楚地看到那麼遠,看出情勢的發展會改變目前實際的力量,今天有關股價便宜的論證就會消失。交易者必須看得夠遠,但是,經紀商只關心賺取今天的手續費,因此一般證券商出版的雜誌有著無法避免的錯誤推斷。證券商靠大眾的手續費賺錢,可是他們會設法利用他們的雜誌,引誘大眾,購買他們從內線人士或作手收到賣單的同一支股票。**BINGO收集整理**
    我們常常見到內線人士去看證券公司的老闆,說:「我希望你創造一個可以替我散出5萬股的市場。」
    證券商要求提供進一步的細節。我們假設這支股票的報價是50美元。內線人士告訴他:「我會以45美元的價格,給你5,000股的買進選擇權,每提高1點,另外給5,000股的買權,一共給你5萬股。我也會給你以市價賣回5萬股的選擇權。」
    噢,對證券商來說,這是相當輕鬆好賺的錢,只要他擁有很多追隨者,內線人士所追求的東西,當然也就是追隨者。一家證券商要是有線路直通分公司和全美各地的關係號子,在這種交易中,通常可以找到眾多的追隨者。請記住,無論如何,由於賣回選擇權的關係,這家證券商打的都是絕對安全的仗。如果他能夠讓顧客跟進,就能夠散出他的全部持股,獲得龐大的利潤,外加正常的手續費。
    我想到的是華爾街一位著名內線人士的「剝削」方式。
    他會拜訪一家大證券商的大牌營業員。有時候,他甚至會更進一步,去見公司的某一位小股東。他會說類似下面這種話:
    「噢,老兄,我想表示我對你們很多次幫忙的謝意。我要給你們一個真正賺點錢的機會,我們正在組織一家新公司,好吸收我們關係企業中某一家公司的資產,我們會把這支股票,從目前的價位炒高一大段。我打算用65美元的價格,轉給你們500股雄雞商店的股票。這支股票目前的行情是72美元。」
    這位心存感激的內線人士把這個消息,告訴很多家證券商裡的幾十位大牌營業員。既然收到這位內線人士禮物的人都在華爾街謀生活,他們拿到自己有利潤的股票時,會怎麼辦?當然是建議每一個他們能夠找到的男男女女,買進這支股票。好心送禮的內線人士知道這一點。他們會協助創造一個市場,讓內線人士能夠用高價,把他的好東西賣給可憐的大眾。
    還有一些出脫股票的手法應該禁止。證券交易所不應該容許掛牌上市的股票,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向一般大眾銷售。正式掛牌報價對任何股票都有一種約束力。何況,參與自由市場的正式證據,加上價格上的差距,已經是一支股票所需要的全部誘因了。
    另有一個常見賣股票的手法,造成不動腦筋的大眾虧損千百萬美元,卻沒有讓任何人入獄,因為這種方法十分合法,就是完全基於市場的要求,增加股本。這種程序其實並不很像改變股票的顏色。
    無論老股是一股換二股、四股,甚至是換十股,這種戲法通常都是希望讓舊的東西容易賣。舊價格是一磅包裝,賣1美元,很難銷售,1/4磅一包賣25美分,可能比較好賣,或許可以賣到27或30美分。
    為什麼大眾不問股票何以要變得比較容易賣?這又是華爾街慈善行動的一個例子,但是,聰明的交易者要小心這種類似「特洛伊木馬」的東西。這是大眾所需要的一切警告。大眾不理會這一點,因而每年損失數百萬美元。
    意圖編造或散播謠言,對個人、公司的信用或業務造成不利影響,會遭到法律懲罰,也就是有意通過影響大眾賣出,打壓證券價值,會遭到法律懲處。原來的主要用意可能是要在情勢緊張時,處罰任何明白懷疑銀行健全程度的人,減少擠兌恐慌的危險。但是,這樣當然也保護大眾不要以低於真正價值的價格出售股票。換句話說,美國的法律懲罰散佈這一類利空題材的人。
    如何保護大眾不以高於真正價值的價格,購買股票的危險呢?誰來懲罰散佈無稽利多題材的人呢?沒有人負這種責任,可是大眾在股價太高時,因為根據不具名的內線建議,而買進股票,所損失的金錢,超過比在所謂的「慣壓」時,因為利空的建議,而以低於真正價值的價格賣光股票所損失的金錢。
    如果能夠通過一種法律,懲罰說謊的多頭,就像現在處罰空頭說謊的法律一樣,我相信大眾會節省幾百萬美元。**BINGO收集整理**
    當然,承銷機構、作手和因為不具名樂觀說法而受惠的其他人會告訴你,任何人根據謠言和不具名的聲明做交易,有了虧損只能責怪自己。如果是這樣,你大可以主張,任何人笨得吸毒成癮,就沒有資格得到保護。
    證券交易所應該要幫忙,保護大眾不受不公平的作法侵害。如果一個清楚內情的人,希望大眾接受他對事實的聲明,或希望大眾接受他的意見,請他簽名負責。為利多題材簽名負責,不會使這些題材變成真的。但是,會讓「內線人士」和「董事們」謹慎一些。
    大眾應該始終記住股票交易的要素。一支股票上漲時,不需要花精神去解釋它為什麼會上漲。持續的買進會讓股價繼續上漲。只要股價持續上漲,偶爾出現自然的小幅回檔,跟著漲勢走,大致都是相當安全的辦法。但是,如果股價經過長期的穩定上升後,後來轉為逐漸開始下跌,只偶爾反彈,顯然阻力最小的路線已經從向上變成向下。情形就是這樣,為什麼要尋找解釋呢?股價下跌很可能有很好的理由,但是,這些理由只有少數人知道,他們不是把理由秘而不宣,就是反而告訴大眾說這支股價很便宜。這個遊戲的本質就是這樣,大眾應該瞭解,少數知道內情的人不會說出真相。
    許多所謂的「內線人士」或「幹部」的聲明,不管是有沒有具名,其實都沒有根據。有時候,甚至沒有人要求內線人士發表聲明,聲明是在市場上擁有重大利益的某些人編造的故事。在一種證券價格上漲的某一個階段,大量持股的內線人士為了便於交易這支股票,並不反對獲得專業人士的協助。但是,內線人士可能告訴大賭客買進的時機,卻一定說不出什麼時候是賣出時機。這樣使大作手處在和大眾同等的地位,只是他必須要有一個夠大的市場,讓他能夠出貨。這個時候,最會誤導大眾的信息就會放出來。當然,有些內線人士在這種遊戲的任何階段,你都不能信任。通常一位大公司的老闆可能根據內線消息,在市場上採取行動。他們其實沒有說謊,他們只是什麼不說而已,因為他們發現,有時候沉默是金。**BINGO收集整理**
    我說過很多次,而且再說也不嫌嚕囌,根據我身為股票作手兒十年的經驗,我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始終一貫、持續擊敗股票市場,但是,他或許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在一些個股上賺錢。不管交易者多麼有經驗,他犯錯做出虧損交易的可能性總是存在。因為投機不可能百分之百安全。華爾街的專家知道,根據「內線」明牌行動,會比饑荒、瘟疫、歉收、政治調整或所謂的正常意外事故,還要更快地讓人破產。在華爾街或任何其他地方,都沒有通向成功的柏油大道,既然如此,何必阻塞交通呢 。

創作者介紹

期指達人期股雙贏的部落格

tony1683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