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期股雙贏的部落格,歡迎蒞臨本站。
這是阿伯期股雙贏的部落格,希望您會喜歡~也歡迎您常來逛逛!灌灌水---小弟歷經多年探討開發這套『期股雙贏』盤中即時分析系統,精準度九成以上,是目前市面上最穩準的操盤分析系統,操作簡單易學易懂,指標顯示清楚明瞭, 只要依循進出場點操作,省去繁雜數據計算,即能穩賺錢,股票期指‧外匯原油‧黃金‧操作貴在善用良好分析工具,切忌預設立場, 捨不得停損或盲目追求內線消息,長短不分指標運用也缺乏一致性,最後終究會輸的一踏塗地。歡迎同好來站瞭解!tonyhuang:0982-699-286 line id:0982699286

期貨市場敗者鑒

 失敗乃成功之母。有些人在付出必要的學費後能及時總結經驗教訓,哪摔倒哪爬起,通過不懈的努力終於成功。有的人則一頭走進死衚同,老是重復同一個錯誤,偶爾得手又沾沾自喜,到頭來是既浪費錢財又損耗生命。更惡劣的是有些人不知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自己賠得精光。還到處自吹自擂,似乎手中掌握了金礦的鑰匙。以下摘錄幾位敗者的敗績,供讀者鑒。

   一、霍氏相對論

   二、發財捷徑

   三、電 腦 迷

   四、套期“專家”

   五、鎖單“高手”

   六、拼命三郎

   七、穩賺不賠

   八、倒 霉 鬼

   九、感 覺 派

   十、概率學家

   十一、聽天由命

   十二、牛皮大王

   十三、期貨“老手”

   一、霍氏相對論

     霍爾在期貨上花了近10年心血。50年前他就開始學投資,在股票市場混了幾十年,雖然小有收穫,但臨到快退休了還是沒有發達起來。他曾花了大量時間尋找一套機械做單方法(當然是絕對保密),目標是在幾乎無風險的前提下不斷嫌取高利潤。後來他發現期貸賺錢更快,所以把注意力轉到小麥和大豆上去。他驚喜地發現他的做單原則用過去幾年的數據來檢驗,成績非常出色。霍爾繪聲繪色地對信徒講:“我發現12月份的小麥期貨過去幾年裏在9月8日這一天總是比7月20日的價要高得多。我於是悄悄地在7月20日盡我最大財力買進5,000蒲式耳,但不幸的是政府剛減完農業貸款利率,它在市場的效應依然存在,結果我一個蒲式耳賠了14分錢,我及時調整對策,決定今後只有在農業貸款利率不動的年份才買。第二年我又在7月20日買進小麥,但到9月8日每蒲式耳賠了19分錢。我後來發現當時小麥和玉米的差價比過去五年要大,我最初作決定時忽略了這—點。但我不氣餒。我觀察了六年,四年很靈,其他兩年有特殊原因完全可以過濾掉。下一年我倒楣得很,貸款利率沒變,但小麥和玉米的差價卻比頭一年還要大,我自然不會再買,有了頭一年的經驗,我反而做了空頭。結果小麥頭也不回地漲47分錢。回頭一想,我實際上是七年看準了五年,其他兩年義可以過濾掉,所以成績還是不錯的。最讓人惱火的是第八年。我7月20日又買進, 9月 8日果然每蒲式耳賺了4分錢。但恰恰在這個時候市場謠傳法國人大量增加小麥出口,期貨一下子跌了50分錢,還沒來得及反彈我的本金就全賠光了。我的經紀人剛剛幫我砍單出場,市場就到了底。回顧一下我八年的戰績,實際上是6勝2負,負的年頭也是完全有辦法排除的。我現在狠有信心,只要在7月20日之前能再弄到500美元,我就能在小麥期貨上大賺一筆。”

     霍爾聚其做單原則精義,寫成密密麻麻的三十幾頁。為安全起見還鎖了起來,並附上遺囑一份,以防他去世或進瘋人院時好傳給子孫。霍爾還真肯下苦功。他把三十幾頁要訣發揚光大,推廣到其他期貨市場,認真尋找進場和出場的準確日期,最終覆蓋面達28種商品。霍爾將這一套以前從未聽到的假設為依據的做單方法命名為“霍氏相對論”。他爭取到一家期貨公司的支援,在地方電視臺上介紹他的交易體系,在汽車旅館裏舉行講座。霍爾本來很想再用自己的錢做,但他老婆說什麼也不給錢,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到贊助他的那家期貨公司做經紀人,拿客戶的錢來驗證他的做單體系。可是他的顧客總是在連續賠錢後把錢撤走,容不得他的“撈本分體系”發揮威力。
 
 
  二、發財捷徑

     格琳達不迷信權威,對霍爾研究的那一套不屑一顧。她認為最可靠的做單方法應該是簡單明瞭。她最早是想從賽馬場贏錢,因為她讀了—本介紹賽馬的書,裏面講只要每個賽季剛開始時將寶押在當天下午最後一場比賽最看好的那匹馬上就能贏錢。理由是等到最後一場比賽時,贏錢的人早已高高興興回家了,而不太在行的人又還沒有研究透每匹馬的行情。格琳達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幾次試下來發現贏錢時還不夠付門票、停車費、午餐和洗衣費,更不用說賺回虧損了。

     格琳達接著想從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撈錢。她讀了一本書,說只要記住大牌和小5,碰到兩張9時加倍下注,就可以在“21點”上贏莊家。格琳達鼓足勇氣搭車來到拉斯維加斯,坐到牌桌上一體會才發現與自己在家裏自己發牌大不一樣。她碰上一位鬥雞眼的莊家,五副牌疊在一起,發起牌來飛快,她根本沒法記牌。經此挫折,格琳達決定轉做期貨。

     “研究基本因素費力不討好,”格琳達說。“一切都反映在價格上了。最要緊的是只順勢做單,決不逆勢!漲時只買,跌時只賣,判斷大勢有多種方法,都很容易。其中最有效的是畫線法。只要在圖上畫一根線就能判斷市場的方向和速度。升勢線畫在最新的幾個底部,跌勢畫在高位,這樣大勢就一目了然。最好的方法是使用平均移動線,這需要一定的智力(智商超過55),還需要一點數學(會加減就行)---我有一個重大發現,”格琳達神秘地說,“如果將不同時間的平均移動線標在圖上(當時還沒有電腦畫圖)---比如3天的和10天的,那麼3天的平均移動線不時會穿過10天的線,儘管我不明白為什麼。”格琳達往椅子上一靠,稍作停頓,好讓聽眾有時間琢磨她的重大發現的含義。”為了標清價位小動時的不同平均移動線,我發現最好使用彩筆。3天的線用淡黃色比較好,10天的線最好用暗綠色。黃線在綠線之下時,我做空頭,在上面時,我平掉賣單,改做多頭。當然,有時候價位甩來甩去,我會挨夾,但至少在市場大動時我方向不會錯,而且一直跟勢走,直到勢完。”

     說來容易做來難,格琳達真正做起單來總是趕上來回走的行情多,大漲大跌的行情少,結果常常左右受夾,兩頭賠錢。其實在她做單前市場也是這樣。後來,她想辦法將兩線交叉的角度調小,結果仍不理想。但格琳達相信答案就在圖上,只不過等她去發現。她還試著調整進單時間,每次都有意慢一拍,但就是掌握不好這一拍的節奏。後來有人用電腦畫圖標線,據說有人賺了大錢,方法和她的差不多,但格琳達的錢早就光了,三分之二賠掉了,三分之一花在圖紙、彩筆和尺子上。

   三、電 腦 迷

     西摩最早是根據占星術做單的。他祖上有一位者先生畢生研究煉金術,想把鋁塊變成黃金。直到行將就木才開始想到如果這個世界上黃金多如鋁塊,那麼金子還能值幾個錢。西摩繼承了先祖的遺志,苦學占星術,想揭示星相和期貨價格的內在聯繫,結果發現此路不通。後來他聽說有人靠電腦做單發了財,他也不借血本買了一台,一頭扎進數字堆裏。首先,他覺得電腦應該比人腦靈,因此不加任何判斷將所有數據先輸進去。其次,他編寫出多種複雜組合程式,將19種不同天數的平均移動線與3種振幅、

   4個週期以及7個玉米產地的平均氣溫結合起來分析,並且以費納根倍數加以修訂,使電腦能追溯歷史數據。西摩錢雖沒賺到,但電腦運算材料卻堆滿了一車庫,結果買電腦欠的錢還沒還清,車子又被淋壞了。西摩希望有一天能賺大錢,先買一輛新車,再買一台新電腦。
 
  四、套期“專家”

     萊奧還在上大學,但上課總是心不在焉。他的興趣全在期貨市場上,特別是對套期著了迷。他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套期交易是戰勝期貨市場的唯一法寶。理由是,套期單一頭賠,另一頭必賺,這樣風險減少了,長期自然獲利。為此他與一位教授爭個不休。那位老學究硬是說風險和收益成正比,如果套期減少了風險,那麼收益一定也會同等減少;如果收益沒減,那麼風險也一定沒減。萊奧只能播搖頭,嘀咕了一句:會做的不會教,會教的不會做。萊奧覺得最可笑的是老教授不明白做套期有多麼容易。老教授似乎很天真地認為,套期賺不賺錢也要看市場往哪個方向走,而判斷方向是最難的。有時候方向看準了,套期單也不一定能賺。老教授認為做套期交易比做純期貨更難,因為要賺錢不光要判斷走向,還要找好套期時機。

     萊奧真想轉課,因為老教授對畫圖一竅不通。老教授講要把兩個市場的走勢畫到一張圖上很困難。他還大談不同的合約規格影響套期的計算,還大談什麼協變數,誰管呢。萊奧自己做測試,發現結果非常理想。儘管後來錢都賠光了,但比做純期貨的人要熬得長多了。這時候老教授又發話了:他之所以熬得時間長是因為賺和賠的預期都調低了,等於用同樣的錢,不去一塊錢的老虎機上玩,而是到一毛錢的者虎機上玩,時間是玩得長了,但結果是一樣的。萊奧本來想反駁,但這時他又忙著研究房屋貸款和糖的差價,準備做套市交易,所以也懶得得再多費口舌。

   五、鎖單“高手”

     凡泰西做了20多年債券,一直賠錢。她主要買賣沙俄舊債券,26年裏有25年倒賠,只有一年打平,因為那一年她又是離婚,又是破產保護,顧不上做單,所以沒賠沒賺。凡秦西今年逢人就講她最近的成就:連續六次都賺錢。她特意與三個董事會老闆保持密切聯繫,想拉他們投資,讓她做期貨,條件是每月付給她總投資的3%作報酬,外加一半的利潤分成,而且是兌現利潤全分,浮動虧損不扣。

     凡泰西說起最近的戰績如數家珍:“1月份我買進12月的銀子,理由是供求長期不平衡,新發明的一種照像機格會導致膠捲用銀需求大增,另外最近一家紀念幣製造商大量生產印第安酋長銀幣。不過我進場稍早,12月的銀子跌了600點。我覺得要保護一下,拖延一點時間,所以趕緊拋空3月份的銀子。不出所料,銀價又跌了300點,我趕緊將3月的賣單獲利出場。為充分利用市場短期非理性弱勢,我又拋空5月的銀子,保護我的12月份的單子。銀價果然又接著下跌,到5月份我又獲利200美元,在跌了50點後,我又拋空7月份的銀子。這個市場簡直成了賺錢機。到目前為止,我已經連賺六次空頭,手頭還有一張無風險的9月份賣單,加上原來那張12月份買單,而將來最賺錢的恐怕還是這張買單。”

     凡泰西自豪地向別人展示她那幾張賺錢的賣單,報表確認共贏利l,470美元。她總是隨身帶著這幾張報表,逢人便拿出來炫耀一番,極力推銷她的期貨統一做單計劃。她為自己的計劃命名為“凡泰西常勝計劃”,並花錢注了冊。糟糕的是,凡泰西做第七次空頭時市場開始反彈,她現在是一張9月份賣單賠150美元,還有原來那張買單賠2,375美元,但這難不倒她。凡泰西早已成竹在胸:“等銀價再跌時我就平掉9月份的賣單,只留12月的買單。這樣一來我就立於不敗之地。即使買單撈不回損失,那麼8張單有7張嫌錢,恐怕那些懷疑派也要刮目相看吧。”有人對她的邏輯提出置疑,問她7張賣單嫌的錢還不夠l張買單賠的,等12月合約到期時拿什麼來補虧?這時候凡泰西已經要靠注射鎮靜劑才能維持,早就顧不了那麼多了。
 
 六、拼命三郎

     懷爾德本願是做一個角鬥士,無奈生不逢時,只好退而求其次做一個期貨交易員。“這一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懷爾德常惡狠狠地對人說,“要想贏就得看準時機一下子致敵人于死地,然後慢慢宰割。”懷爾德的策略是靜候最佳時機,然後全軍出擊,務必求勝。“進多少單取決於你有多少資金,量越大越好,這樣只要市場稍一走順,你就有足夠的資本迅速加碼,就這麼金宇塔般壘上去,一直到滿載而歸。”

     懷爾德買了7張豬腩合約,本來是賺了錢的,但晚走了兩天,結果將兩千美元本金賠光。他又從信貸行借來兩千美元,買了一批小麥合約,希望能趕快把本撈回來,趁老婆沒發覺趕緊把錢還掉,免得又被她趕出家門。懷爾德有位朋友好心地問他:要是小麥期貨下跌,他賠掉借來的錢又設法還,那怎麼辦?他回答說: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多事的朋友又問他:你連一丁點風險都承擔不起,那麼接連趕上幾次壞運氣豈不是要傾家蕩產?懷爾德以他獨特的強辯能力答道:要是怕熱就別下廚房。

   七、穩賺不賠

     瑪薩曾經在哪一本書裏讀過:現貨和期貨價在交貨月裏或遲或早會走到一起。瑪薩對此牢記在心,仿佛是找到了致富秘訣。根據經紀行的報價,目前10月份的活牛現貨比期貨每磅要便宜4分錢。瑪薩心想:既然有4分錢差價可賺,那我何樂而不為呢?於是她趕緊買進一張單。她趕到經紀行去下單,她的經紀人自願為她向芝加哥總部研究部門的一位專家諮詢,看能不能賺錢。結果答覆不如人意:要想賺這4分錢的差價,有幾個因素需要考慮:活牛的所在地和品級,還有交易所交貨會不會遇到問題。另外這一差價也可能會由現貨價靠攏期貨價來彌補,這樣瑪薩還是賺不了錢。甚至有可能兩個價一起掉,現貨掉8分面期貨掉4分,這樣瑪薩反而會虧錢。瑪薩又趁機問一問大豆的行情,經紀人告訴她l0月的大豆已漲停板,(瑪薩手頭有賣單。)經紀人勸瑪薩說:做期貨沒那麼容易,不懂不要瞎做。瑪薩說:“糟了,我的車停在卸貨區了,我得趕緊去挪等瑪薩娜完車回來,她的期貨合約已經交貨了。這時候瑪薩才發現這是10月份期貨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已無法脫手了。沒幾天,瑪薩的一頭牛便死了,還有兩頭看上去也快不行了,其餘的也不知道賣給誰。她一大早就忙著給期貨委員會、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道.瓊斯公司和州政府寫信,抱怨經紀行報價有誤。一個正直的交易員在條件不公平的情況下怎能不賠錢?這樣的事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回她收到一卡車洋蔥,到貨後發現交易所已取消洋蔥期貨。她的貨送到時已開始發芽,她好不容易低價賣出去,賺的錢還不夠麻袋錢。本來瑪薩還想再講一些其他悲慘經歷,但她有事要上法院去。上次她停車在卸貨區遭罰款她不服要上訴。
 
八、倒 霉 鬼

     伊萬運氣不好,老是碰上不講理的人。上學時,當他想發言露露臉時,老師老不點他的名;等他沒準備時,老師又總是點他發言,讓他下不了臺。打少年棒球聯賽時,裁判老判他出局。在高速公路上。警察老將他攔住開罰單,其實他邊上的車都比他開得快。現在他做期貨,又者受經紀人誤導。他最近剛剛開了第三個期貨帳戶。前面兩個都是受誤導賠光了。他正在告他的前任經紀人。那傢夥建議他買玉米,結果玉米期貨大跌,進單兩周後的一份關於玉米行情的報告出人意料的壞,玉米期貨一下子跌了9分錢。伊萬認為他的經紀人顯然早已知道這份報告,故意誤導他買玉米,這樣經紀人自己和公司的同夥好溜掉。“就算他不知道,那他也違反了協定。因為作為我的經紀人,他應該早點知道這份報告。他的公司不是號稱在芝加哥交易所大樓裏有研究部嗎?”

     伊萬發完這通牢騷後情緒稍稍穩定了些。他開始談投資目標:“一個一千美元的帳戶一個月至少要賺幾百美元,手順時應該翻番。本來嘛,這錢要是存在銀行什麼風險也不擔也能賺5%以上。既然冒險做期貨,不嫌大錢,擔那份心幹嘛?對經紀人特別要當心。他們老是存心誤導你。比如說,他們老讓你下止蝕單或定出單目標,反正是想方設法逼你出場。幾個月前我進了張單,大嫌了一筆,人袋為安先走掉,接著又進一次,賺了一筆又走掉。這樣做雖然錢是賺到了,但中間如果我不出場嫌得恐怕還要多。我出單時經紀人提都不提我,真不像話。我寫信到期貨委員會去告他,但他們不給我回信。三、四年前我曾經6個月就將賬戶翻了一番,我的經紀人大驚小怪,覺得好了不起。其實有什麼呀,我家街對面有個人半年賺了三倍。他的經紀人告訴我一年可賺80%,我想哪怕只賺一半,一年也有40%的收益,所以到他那裏開了個帳戶。他幾乎是打了保票的,但誰知頭兩筆交易就把我的錢全賠光了。我立即讓我的律師告他,罪名是誤導、不實和詐錢。”

     官司沒打贏,伊萬依舊交厄運。他剛把房子賣掉,房價就開始大漲。他又用賣房的錢買了一個小車行,結果趕上油價大漲。他到法院告他的房地產經紀人誘騙他賣房,又告原車行老闆騙錢,但都敗訴。後來伊萬發現買他房子的人就是那位車行老闆。

     伊萬將剩下來的錢又開了一個期貨帳戶。這位經紀人有熱線直通交易所現場。經紀人告訴他,快單和慢單沒什麼差別,關鍵不在速度。伊萬覺得這是過於謙虛。當優惠利率跌到8 1/4,政府債券連創新高時,伊萬催著經紀人幫他進單。“都創歷史高位了拋一拋總不會有大問題吧。”他把所有的錢投入債券期貨,指望它下跌。等利率跌過5%時,伊萬隻剩下最後一點零錢買郵票了。他向期貨委員會投訴:“既然熱線能通到交易所,那就一定能通到聯儲會,怎麼我的經紀人事先不知道利率還要跌?最糟的是,我這些錢本來是要買白金期貨的,我失去了賺錢的機會也要他一起賠償。”伊萬的經紀人這時以83歲高齡退休了。而伊萬的案子也排在911個其他類似案子之後,等待期貨委員會審核。他要求提前處理他的案子,未獲答覆,一氣之下乾脆連期貨委員會也一起告了,但問題是法院不願為他提供免費律師。
 
九、感 覺 派

     艾莉卡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市場的表現,並以此為依據做單。每當她的經紀人向她提做單建議時,她總要先看一看圖,找找感覺,看市場是不是順著經紀人講的方向走。經紀人建議她砍單時,她總是回答說:“市場看上去很快要轉頭。”經紀人勸他獲利出場時,她看看圖然後宣佈:“現在平單為時過早,市場表現還很不錯嘛。”賺了錢的單子當然總是看上去很舒服,所以艾莉卡者是沒法人袋為安。有一本書講,價格大跌前總是看上去很穩,大漲前總是看上去最糟。艾莉卡不以為然。趕緊將那本書轉手賣掉。

     一位朋友曾建議艾利卡不妨事先選好出單目標和砍單價位,然後把單子按既定價位設好。但艾莉卡更喜歡根據市場的動向臨時憑感覺做決定,她強調:“千萬不可下止蝕單,因為他們總能知道你的止蝕單設在哪,然後想辦法衝到那裏,把你逼出來,然後又順著你原來預期的方向走。”有人問會不會是她止蝕單價位設找好,再說誰會為了她那一、兩張單而投入成百上千張單去衝呢?艾莉中答道:“看樣子你對期貨是外行。”她講這話時非常傲氣,就像當年她的先祖,一位迦太基將軍率兵迎戰羅馬軍隊時那樣神氣:“我自有剋敵制勝法寶。”

   十、概率學家

     德波面很相信概率理論。他自己對期貨市場所知不多,所以完全聽從經紀人的建議。每當他的經紀人連續幾次給他賺錢時,他總是追加投資,進更多的單,往往正好趕上經紀人連著出錯。這時候德波西自然要先提走一筆錢,想等經紀人恢復感覺後再多做。

     “再巧不過了,”德波西抱怨說“我剛把錢提走,他就連對9次。頭4次我不敢聽他的,其他5次我進單量很小,不到平時的一半,其中一次由於先反走了一下被我砍了。所以一年下來我賠了不少錢。經紀人自稱一年平均下來是嫌錢的,但在我的帳戶上卻體現不出。他說這與我的資金管理有關,但我覺得是他謊報成績。”德彼西聽從了伊萬的勸告,向期貨委員會告發他的經紀人,要求賠償差額。

   十一、聽天由命

     奧斯卡相情逆境總會過去,厄運不會常遇。順手時,輿斯卡經常在一幫老頭子面前吹噓。市場走反時,奧斯卡就不見了。有時侯他會在街邊亂竄,嘴裏嘀嘀咕咕地祈禱個不停,希望等他兜完圈回去時奇跡會發生,助他轉危為安。

     “要是我不算倒楣,那世界上就再也沒有倒楣的人了。”奧斯卡逮住誰就跟誰講,也不管別人愛不愛聽。“我本來做得好好的,但那一次錯進了12張5月份糖的期貨。我平時要麼常去公司,要麼與經紀人保持聯繫,對行情瞭如指掌。但那段時間我實在太忙,電話顧不上打,連報紙都沒時間看。9天后我接到通知時錢已經賠光了。原來有消息說糖的產量將比預期多增加72%,糖價一瀉千里。”有人說:若是事先設好止蝕單,奧斯卡就不會賠那麼多。但這時候他已無地自容,根不得地底下生條縫讓他鑽進去。
 
 十二、牛皮大王

     威勒這人大概有些閱歷的經紀人都見過,新出道的將來恐怕也會碰上。你一聽到他的賺錢高招,就知道他是誰。那口氣之大,實在少有。“我手頭有800萬磅墨西哥咖啡,24小時內你要到哪兒我就能運到哪兒,”。他一本正經地講,“要是我能在期貨市場上套期保值,那麼現貨和期貨的差價就可以吃下。當然,你們不應該收我定金,因為我手頭有現貨作押,”要麼就是:”我弄到一船的古巴偷運來的糖,要是你們現貨部能幫我把貨處理掉,我願意和你們平分利潤。”還有:“我是一個由220位腦外科大夫組成的投資集團的財務顧問,他們凡事都由我作主。要是我在你這裡開一個300萬美元的帳戶,我們自己怎麼撈點好處?”

     威勒吹吹牛倒也於人無害,除非你急著想拉大顧客才會把他的話當回事。這樣的事有過兩起,每一次都是開了戶並真的幫他進了單。但發現不對頭去找他交錢時,威勒總是腳底抹油,家裏的電話也斷了,地址也是胡編的。有位經紀人跟他熟了,問他為什麼要招搖撞騙,但威勒總是吱吱晤晤,馬上把話題岔開,又講他如何準備通過一家控股公司推銷全俄羅斯生產的白金。

     威勒點子很多,到處推銷也沒入接受。一個想法時從沙特往鹿特丹運高標號汽油,找了幾家石油公司沒人理,有一家公司還讓警衛將他攆出去。另一個想法是用鈾同以色列政府交換機槍,轉售給另一個國家,再同加勒比海某個國家換取一批高級雪茄。這筆生意也沒做成,因為以色列方面的答覆是建議他進耶路撤冷的一家精神病院。

     威勒現在對金融市場很感興趣。目前正同西摩合作成立投資顧問公司。他負責向大銀行、信貸行、美國政府、基金會等機構提供關於美國利率走向的分析。西摩對此很熱心,還建議讓伊萬的律師幫助籌建和註冊公司。但他們倆都沒有錢付律師費,好心把公司股份的40%讓給律師作為報酬,但他不幹。

   十三、期貨“老手”

     對芭芭拉這人,凡是做期貨的沒有不認識的。哪家經紀行發出的宣傳材料,總是第一個收到她的答覆。哪個年輕經紀人打電話找客戶時也總會碰到她。“把我列人你的客戶名單,給我每天發一張圖來。另外我還要桔子汁、棉花、大豆過去幾年的日線圖。還有,能不能讓你們的研究部幫我看一看4月份的取暖油和2月份的活牛差價,特別是要注意閏年的第三個季度。研究好了,告訴我一聲。我晚上l0點以後在家。”

     只要一接上頭,經紀人用不著再去找芭芭拉。她自動上門。“那份關於豬腩冷藏情況的報告什麼時候出來?你們預計會怎麼樣?”芭芭拉總是趕在經紀人最忙的時候來電話。報告剛出來不到一分鐘,她又來電話問市場的反應,對明天價位有何預測。各種投資講座總少不了芭芭拉的身影。她總是拎著一大卷圖紙,帶著厚厚一本筆記本。主講人剛喘口氣,準備接著講下一個要點時,芭芭拉總是舉手提問:“運到堪薩斯市的小麥有多少是船運,多少是車運?每條船能裝多少?什麼時候河道封凍船無法走?這對芝加哥一堪薩斯兩家交易所小麥差價有何影響?”主講人又不能說不懂,只好環顧左右而言他。門口那位衣著整齊的先生本來想問怎麼開一個一萬美元的帳戶,無奈何看看表,把支票本放回口袋,悄悄離場。講座完後舉行茶話會。芭芭拉把主講人逼到一個墻角,問他蕃茄醬期貨為什麼沒搞成,全美皮薩餅賣那麼多,為什麼沒人做蕃茄醬期貨?等主講人從墻角逃出時,其他聽眾早就走光了。芭芭拉收起所有材料,包好剩下的餅乾和小吃,拿好免費停車證,大播大擺地離開,嘴裏還直抱怨這—趟白來了。
創作者介紹

期指達人期股雙贏的部落格

tony1683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此文有趣,但若深探其中

    此感如同謾罵政治之餘,不懂連勝文創業的辛苦、不懂上位者勞神處,
    不懂王雪紅自身也不願虧錢,

    不在其位,不明其苦。
    等你含辛茹苦,千夫所指之下成功了,
    坐上那個大位,看看你是否取笑人取笑得出來。
    薄責於人吧
    算是為子孫積德
  • 訪客
  • 人無逆境,此生不當為人
  • 訪客
  • 輸贏至死,蓋棺論定
    人無逆境,此生不當為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